家有Omega初长成by秋千在时最新章节无弹窗,家有Omega初长成小说免费阅读

访客 268 0

作者:秋千在时十八岁的童宴结婚了,联姻对象看上去成熟英俊,但也严肃刻板,同居后感觉对方也只是在认认真真带小孩,至少在一起之前,童宴从没想过,他皮下有一个会说出“我想你想的睡不着觉”这种话的人设。怀孕后气鼓鼓的童宴:不要撩拨我(╥╯^╰╥)边打领带边讨个早安吻的卓向铭:时刻感到被撩拨的人表示不敢说话软绵绵/又美又甜/奶凶受VS护短/荷尔蒙满满/老干部攻

“……童家的小儿子,是个omega,听说性格很好,虽说岁数是小点儿,但其实很懂事,妈看跟你就很合适。”

林悦华专门把卓向铭叫回来,铺垫老长,终于进了重点:“你也不小了,别的妈不管你,但总不能真跟工作过一辈子吧?”

从念书到毕业再到工作,这都多少年了,他妈确实没插手过他的个人生活,卓向铭顿了顿,道:“您是真看我结婚晚着急,还是现在需要我跟童家的人结个婚?”

母子俩向来直来直往,林悦华没兜圈子:“需要跟童家的人结个婚,顺便着急你孤家寡人。你娶了童宴,我两桩事都省心。”

卓向铭的父亲卓正德醉心艺术,本来心思就不在生意上,可他那辈只他一个alpha,也只他一个男性,最后勉勉强强接过家业,打二十五岁头上娶了林悦华后,一直到现在,都是林悦华当家,他一早就丢开手不管了。

卓家主打实业,但卓向铭感兴趣的一直在证券这块儿,毕业后有自己的生意,所以认真说起来,他对家里的情况了解不比只看金融杂志的研究员们多。

“非得结婚吗?”说不上反感,卓向铭只是觉得没必要,“资金上有问题我这边可以……”

“不是缺钱。”林悦华微微皱眉,“家里没事,就是……永鑫广场和陇山溪地的整改文件你看过了吧?”

卓向铭是不关心实业,但这些消息他也会关注:“看过了……您是打算跟童氏拿下那个项目?”

且不说陇山溪地面积多大,光永鑫广场,中间两条商业街几乎占去城市最中心四分之一的土地,寸土寸金都不足以描述它的价值。

两家合伙吃下,当中的利益纠葛之繁杂肉眼可见。

财团间惯用联姻巩固合作,在这样的家庭长大,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对这种事都不算陌生。

而且联姻也就那么回事儿,只要两个人在合作期间保持表面上的婚姻关系,让股东放心、也让股民安心,公司的执行总裁心里就有底了。

卓向铭近期没有结婚打算,实际上连结婚对象都还不知道在世界的哪一端,既然林悦华这样说,他没多犹豫,便道:“也可以,那就结。”

可卓向铭是答应下来了,林悦华却没松了那口气。

“那还有个事儿,妈要跟你商量……”她捧着红茶杯,这下是有些难说出口了。

要求自己结婚时都没不好意思,卓向铭道:“您说。”

“嗯……你听妈说,童家那个孩子,今年十八了,在上高中,这学期刚升高三……”

“我知道,您说过了。”

林悦华低道:“他……身体不是很好。你知道,童家太太走得早,家里虽说还有爸爸跟一个哥哥,但都是男的,哥哥又是beta,对omega的照顾就不太……说是头回发情期来的时候伤着了,休了一年学,到现在出门都得带隔离贴。”

林悦华说得隐晦,但卓向铭自己是alpha,从上学第一天就开始接受AO生理教育,立刻就懂了:“信息素应激症?”

林悦华点点头。

这是在omega中较为常见的一种疾病,一般来说,易得也易治疗。

omega天生娇贵,需要保护,在发情期,尤其是第一次发情期内没有得到尽心照顾的话,就有可能在之后的生活中对alpha信息素比较敏感——并不是容易被挑起□□,是带来完全的生理上的疼痛。

但这些经过调理大多数都会自然恢复。只有极少数比较严重,调理不好,性腺上的问题药物又不好介入,就只能等到结婚后,跟自己的alpha标记成结,在伴侣信息素的安抚下慢慢好转。

一般来说,这也是最好的、对omega身体伤害最小的办法。

而童宴的情况是需要休学,而且到现在还没好,怕是连发情期也紊乱了——

“您是说,我得标记他?”

林悦华连忙道:“不是不是,妈能那样儿吗?”

顿了顿,林悦华又道:“没你想的那么过分。就是他现在这样,生活上实在不是很方便,童家那边就问,既然结婚了,那能不能婚后让童宴搬到你那儿去,一来防止被拍到,说你们刚结婚就分居。二来你是alpha,又年长些,跟你相处段时间,看看童宴能不能好一点。”

林悦华这样说并没有让卓向铭觉得好接受些。

他同意的结婚只是字面意思,去民政局领个证出来、再配合一场婚礼,在媒体面前及法律上完成这段关系的开始。

但现在的情况显而易见没他想象中那么简单,领个刚成年没几天的omega回家跟家里多了只宠物猫或者管家机器人不一样,而且牵扯到信息素,就算心再大,这个世界上都不会有哪个AO认为这是小事。

信息素对AO的影响究竟多大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定论,但说它有时甚至能决定生死绝对不算夸张。

传统观念早八百年被摒弃了,并不只有omega会受到alpha的信息素影响,标记后alpha占有欲爆棚、视自己的omega大过性命也是事实。

信息素是AO最为隐私的一条线,它可以是美丽的,但它同时也是危险的。经过了暴躁分化期和冲动青春期的卓向铭对这一点再清楚不过,所以即便现在童宴只是需要一点儿天然alpha的信息素进行安抚,他也不能轻易确定下来。

“这事儿光问我也不管用,那边儿怎么说?”卓向铭转口道。

“这就是童总提的,他要不说,这种毛病咱们也不能知道。”

“我是问童……”

林悦华道:“童宴。”

“我问童宴,他怎么说?”卓向铭道,“突然就让他跟个完全陌生的alpha同居,他答应吗?”

林悦华道:“他能怎么说,孩子才十八,该是他爸这么做主了,他就听话呗。”说着林悦华又道,“这个毛病说不大是不大,毕竟身体没影响,该活蹦乱跳还活蹦乱跳。但说麻烦那也太麻烦了,孩子还小,一时半会儿结不了婚,就弄得门都不好出,人多的地方更不能去,他不能老这样吧?”

“童总不就是alpha吗?”

林悦华瞅他一眼,其实说到一半的时候,卓向铭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个蠢问题。

信息素几乎等同于性,又怎么能让父亲去安慰儿子呢。

卓向铭明白了。

现在联姻虽然不少,但每家对家里的omega都宝贝得厉害也是事实,看家里他那个宝贝疙瘩弟弟就知道。十八岁就被推出来嫁人的更是没有。

童家该还是心疼童宴这个病,又赶上两家做这个项目,才跟林悦华合计成现在这样。

毕竟童宴这样的家世,完全不需要在意是否被短期标记或者结过婚这回事,而且现在连标记清除手术都已经非常成熟,以后分开了,根本一丁点儿不会影响童宴另择良配。

可理论上是这样讲,卓向铭还是没法立刻接受。一方面是童宴确实还小,另一方面,卓向铭自己也不很愿意。

说是快三十了,心理生理都是没跑儿的社会人,但当年金融学院一枝独秀的高岭之花可还实打实没摸过一次omega的手。

林悦华道:“你别瞎臭美,人家童童长相配得上使你点儿信息素。”

卓向铭没恼,只注意到林悦华嘴快,一时没注意亲热地叫了声“童童”。

卓向铭道:“您见过童宴了?”

林悦华也不绕圈子了,眼睛里的满意一点不假:“周末刚见的,孩子早上有小提琴课,我跟他爸先到,童童自己坐车过来,背了把小提琴,进门就冲我道歉,说对不起阿姨,他迟到了。”

“特别懂事,又乖,长得也真是好……妈可没见过这么标致的孩子。”不绕圈子以后说起童宴,林悦华满脸笑容。说罢又叹一声:“可怜了,这样好的孩子,从小没妈,才受这种罪……”

“……”

“真的特别乖,真懂事,住过去以后大部分时间也都在学校,不会给你捣乱,你就放心吧。”

卓向铭没问另一件事。怎么安抚童宴,除了拥抱接吻,还能怎么安抚?问出口,非但无济于事,可能还要被笑一通童子鸡,魔法师,好天真。

何必自取其辱,卓向铭讪讪心道。

卓向铭其实也知道他妈,林悦华做事从来光明磊落,而且有一说一,没有虚的。说到底,是真对童宴满意,才会给他拉这个姻缘,其他的二二三三不过只是些促成的旁支罢了。

就是要他点个头,后面的事就不用他操心。

为了让童宴能赶在开学前搬进卓向铭的公寓,两家长辈策划着,把婚礼在八月底热热闹闹地办了。“世纪婚礼”占满了各大报纸杂志的版面,所有媒体都在讨论这场华丽盛大的婚礼,毫不吝惜地送上祝福,不知道两个当事人其实在婚礼前只见过寥寥几面,就在神父面前说了我愿意。

标签: 家有Omega初长成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