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三岁by罗再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差三岁小说免费阅读

访客 198 0

作者:罗再说芳心纵火犯,校园年下伪骨科。 又名《睡我楼下的哥哥》 ★上天入地酷炫小狼狗攻 × 专治各种不服高冷闷骚受。 ★年下,校园,互相养成,双向暗恋。 ★攻受视角对等,不是篮球文(真的)。 一只小狼狗和他的训犬师哥哥,在高中携手成长、闯祸与扶持。 踩篮球上的吻,为爱剃的头,翻的墙,巷口拼过的架,原野上的亲昵,都变作了那年的十七岁。 “我长大了,就永远比你高了五厘米。 永远罩着你,也永远保护着你。”

第一章

“球拿稳!行骋!抄截他!”

离第四节的结束时间还有十五秒,球场上双方在一次战术指导后,再一次陷入了僵局。

这里是石中的校园操场。

站在球场外围观的同学挤成一排,都能看到六个男生正在场上摩拳擦掌,比试球技,身高都在一米八上下。

个儿最高的那个男生站在场中间,刚接稳球,将手掌曲起,微微内凹,飞速带球绕过场中对方的两个防守,直逼对方虎穴狼巢!

这是行骋。

是校篮球队里上天入地,球技一流,在大多数人眼中风光无限的行骋。

战斗中的他正在与敌队的进攻方对峙着,稳扎马步,上半身前倾,喘着粗气,整个人带着十分凌厉的攻击性。

篮球不断在左右手转换,周围加油叫好声不绝于耳,容不得他有半点含糊。

但他走神了。

因为宁玺就坐在他要投球的单臂篮球架下。

住在他家楼下,从小让他跟着屁股后面追的宁玺。

大他三岁的,宁玺。

一身球衣战袍未脱,宁玺手上拿着小卖部买的冰棒,敷着刚刚被球的巨大冲击力砸到的手臂,表情镇定,观察着场上的情况。

他的头发剪得短,汗湿了贴不上脑门儿,天太热,便将衣摆撩了点儿起来扇风,露一截白皙匀称的腹肌。

宁玺缓了口气儿,像是忍耐着什么疼痛,又把冰棒敷手臂上了。

行骋不知道的是,其实宁玺的眼神一直就在追着自己一个人。

但是只要行骋一逮着他看了,目光一撞上,宁玺又迅速躲开。

看着在场上连连得分的行骋,他忽然觉得身边凉风习习,满眼都是自己爱的夏天。

“突进三秒区!盖他的帽!”

这儿是石中,坐标城市的一环边上,交通特方便,吃的很多,学校也特别美,只有高中部在这里,并不拥挤,学生们倒也落得轻松。

行骋今年刚升高二,长得帅人又高,是学校校队里的小前锋,正一门心思扑到篮球上,球技在整个区已经打出名堂,球风更是一等一的又狠又利索。

但他跟同年龄别的男生不一样,另一门心思没扑到女生身上,却扑到了刚升高四的宁玺身上。

在他自己看来,是扑空的扑。

小时候,院子里的小孩儿三三两两,吃过晚饭就凑一堆聊天,讲鬼故事,当时特别流行那个楼上玻璃弹珠的故事,传说那些弹珠的声音其实是滚落的眼珠子所发出的……

小宁玺表面故作镇静表示并不害怕。

但只有旁边儿偷瞄他的小行骋知道,他真害怕。

两个人一个楼上一个楼下,等回家之后,小行骋天天一到晚上就在楼上弹珠。

弹了两三天,觉得自己做错了,小行骋又拿绳子往他卧室窗户外边儿吊漫画书给小宁玺,吊光碟吊玩具,虽然小宁玺总是不要,索性把窗帘关了,眼不见心不烦。

一来二去,时间长了,小行骋也不吊了。

后来,两个孩子都在长大,小行骋天天跑下楼敲小宁玺家的门:“宁玺哥哥,能一起玩吗!玩什么都行!”

而已经比他高了一大截的小宁玺把门打开,一个篮球砸到地上:“来玩儿。”

小行骋被大他三岁的小宁玺,用一颗篮球逗得丢盔弃甲,甘拜下风,两个人算是从此结缘,但是一直单方面的八字不合。

在小区院子里练个球,小宁玺都要把球袋往场中间一放,当“三八线”,看着球场外站着的行骋弟弟。

“你敢过来,我就揍你。”

行骋从小玩儿篮球那么努力,玩到最后成了校队顶梁柱,无非是想挫败一次宁玺,然而,这个梦想只在高一的一次球赛中完成过,可他当时并没多大的满足感。

只要这球是跟宁玺打,就算赢了,在行骋心里,那也是输了。

先动心思的人,永远赢不回来。

而宁玺,也一直是行骋家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小孩”,成绩好,长得好,性格虽然对谁都一脸冷冰冰的样子,但是心是真的热乎。

除了家庭不太完美、去年没考好复读了之外,宁玺身上没有什么令人操心的问题,可他真正的性格,几乎他身边的人都摸不清楚。

行骋发誓,这是他这周最后一次上球场,本来是代替校队英勇出征战外校的踢馆选手,结果碰上宁玺觉得高四压力太大,要下球场来玩玩球。

这走神一走,就跟回不来了似的。

突然,他耳边炸开一声歇斯底里的吼:“行骋!断他!”

队里守饮水机的一哥们儿激情呐喊,喊得他想笑,这都说出来了还怎么闪电断球?

宁玺一乐,也跟着笑了一下,嘴角上扬,看得行骋又一晃神。

这时,防守时间快到了,跟他对峙的人率先出击,过来抢断他手中的篮球,场上形势不容得他耽误半分,行骋愣归愣,又立刻回过神来,侧身一让!

他以极快的速度把球换了个手带着,一鼓作气,冲进进攻三秒区,拔地而起,勾手暴扣……

两秒压哨,球进了!

那橙色的球“唰”地一声,穿过篮网,平手瞬间打成胜局!

全场围观的人员齐齐欢呼,口哨都有人吹起来了:“我靠!今天行骋超神啊!”

行骋站稳了脚,第一个反应就是扭头去看宁玺。

宁玺也正坐在原地,手里的冰棒都快捂化了,眉眼俊秀,好看得行骋一颗青春叛逆期少男心狂跳不止。

旁边儿蹲着的队友都冲进场内,看着神采飞扬的行骋,正想为他高兴。

行骋被一群人簇拥着在场中间,都快被抬起来扔了,奈何他确实比不少同龄人高,体格也壮,还真不敢随便扔他。

他又转头看了一眼宁玺,眼里是令人捉摸不清的意味……

而后者的视线正看向别处,顺手把冰棒拆了,叼在嘴里,看着那冰棒的颜色,应该还挺甜。

宁玺垂着眼,刚刚被冰棒和手遮住的伤口露出来了,是一道略有些发胀的擦伤,不严重,但远看就是一片绯红。

这正队里都打得猛烈,在气头上,之前伤到宁玺的那球员,一个不善的眼神朝宁玺扫过去,行骋立马抄起队友手里的矿泉水瓶,举起来往那人额前一指,瓶底都快贴上了对方的脑门儿。

行骋的目光像是要把眼前的人紧锁在原地不得动弹,“再多看他一眼,你可以试试。”

两方都有后边儿几个朋友劝着拉着,谁也不敢动。

行骋碰上这种就冷静不了:“给我哥道歉,或者一对一单挑斗牛……”

宁玺在旁边没去拂行骋的面子,倒是冷着脸对给他下黑`手的那几个男生说:“篮球场上讲究技术和战术,都不如人还玩儿阴的,你挑衅谁?”

行骋眉心紧拧着,明显感觉宁玺把手背在身后,在悄悄地拉他短袖的衣摆。

他一瞬间冷静了不少,暴躁情绪在内心涌起波动,却又被宁玺的一只手,悄然抚平。

行骋看着宁玺走到单臂篮球架下,拿起校服外套和换下来的短袖,站定了脚,再转过身来。

他甩了甩手,高挑的身型在夏日阳光的照耀下,拖曳出一道细长的影子。

“没意思,”

宁玺打了个哈欠,用校服遮住手臂的伤,对着行骋说:“走,回家了。”

说完,宁玺转过背去,也不等他,扭头就走,行骋把手一松,往后退一步,周围的队友全部散开了,都看着他的动作,有点儿紧张他下一步是要做什么。

只见行骋没吭声,手里的矿泉水瓶狠狠一甩,砸到地上。

他大步走到篮球架下,把这一次汗湿的护腕脱下来扔到垃圾桶里,默默地跟着前边儿那个背影走了。

一场夏日午后在校园里的球赛,就这么结束。

今天的球赛,行骋本可以不参加,他早就打算要好好学习了。

高一下期分文理,他也选的文科,跟宁玺一样,哪怕文综对于他来说特别难啃。

他为了学习和宁玺,把住校变走读,每天提前半小时起床。

当年,行骋一年级,宁玺四年级,好不容易行骋往上升了,宁玺又读了初中,等高中终于到了一个学校,上学放学能挨着走了,在楼道里碰着的时间也变得差不多。

高一的小学弟行骋,破格被招进校队,明明有实力打首发,但是非要坐在板凳席上,给高三的学长宁玺当替补。

等行骋都高一下期了,打替补也打得风生水起,一时风头无二,宁玺也已退了篮球队,专心学习,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单方面的关系好。

行骋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宁玺的,他都不太记得了,也自然还不清楚宁玺的心思。

依稀有点儿印象的,是跟着宁玺升入这所高中之后,他在篮球场上看到了涂在墙上的标语,很大几个字,几乎一个字占了一小面墙。

“每天运动一小时,健康`生活一辈子。”

他抱着篮球站在球场里,头发被阳光晒得暖暖的,眼神一动不动地锁定住在场上飒爽矫健的宁玺。

那会儿,他就觉得在自己高中毕业之前,一定要跟宁玺在“一辈子”的那墙下面,照一张相。

①首发:篮球比赛最先上场的几个队员,称为首发阵容。

标签: 差三岁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