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by吕天逸最新章节无弹窗,没钱小说免费阅读

访客 164 0

作者:吕天逸迅速走红中的偶像艺人叶辰一朝意外身故,为求复活,忍痛背负上亿巨债,买下在神魔大战中被毁坏的山海境,并着手修复境中灵脉。他白天拍戏走秀开记者招待会,各种高大上,晚上挽起裤腿就在山海境中花式种地插秧。他负债累累穷得家徒四壁,表面风风光光小明星,背地里却要偷偷去早市卖菜,想吃碗蟹黄面都要问影帝蹭……影帝:辰辰看上我了。叶辰:对不起,我是看上您的饭了。

第一章
傍晚高峰时段,挨挨挤挤的车流沿着人行道缓慢流淌。
业内泰斗级导演陈靖安新作今日开机,叶辰作为男二号出席新闻发布会,这会儿刚从会场出来,人在回家路上,坐的是剧组安排的车。他被片刻前劈头盖脸的闪光灯照得够呛,神色疲惫,扯过一条毯子盖在身上,准备假寐片刻养养神。
见叶辰合眼,司机立即关停音响、调高暖风、降低遮阳帘,被手套包裹的五指如弹奏乐器般翻飞在光洁铮亮的按键与旋钮上方。不止是司机,这辆车内的一切都散发着“为您提供至臻服务”的气息:座椅皮革触感之细腻不逊于婴儿的脸蛋,内里填充物软硬适中,完美契合人体曲线,昂贵的冷香若有似无地弥漫在鼻端。
叶辰假寐几分钟,缓过神来,摸出手机欠了欠身:“请问有数据线吗?”
“有。”司机目光扫过后视镜,指指插口的位置,“在您右手边的储物格里。”
“谢谢。”叶辰礼貌地一笑。
他一笑,司机便忍不住又扫了一眼后视镜。
即便在娱乐圈,叶辰的颜也在金字塔顶端那一小撮儿里。他今年刚满十九,五官清灵隽秀,眉眼精巧得好似顶细的小狼毫蘸着松烟墨一丝丝勾出来的,量身定制的礼服将他残存着少年感的腰身掐得极窄,深色面料则将他的皮肤衬得格外白透。
昂贵织物与奢华豪车堆砌成一座纸醉金迷的堡垒,将这瓷器般脆弱骄矜的美少年团团包围,悉心呵护,叶辰坐在这里,连毛孔中都灌满了金钱因子。
叶辰给手机充上电,问:“还有数据线吗?”
“有的。”司机忙不迭递去一条。
“谢谢。”叶辰不知从哪摸出一个充电宝,也给充上了。
随即,他再次打开后排中控台的储物格,储物格中齐整地摆着一摞纸巾,叶辰掂量着捏走薄薄一沓,悄悄揣进礼服口袋。
司机专注路况,没留意后排动向。
叶辰便又捏走一沓纸巾,揣进口袋。
又捏走一沓。
又……
最后,储物格里只剩下两张纸巾,是叶辰给下一位艺人预留以应付突发事件的,比如流鼻血、打喷嚏……
叶辰拍拍礼服长裤两侧鼓囊囊的口袋,心里微微踏实,并按照流程在心中进行感谢——感谢剧组的纸巾和电,我一定全力以赴,好好拍戏!
轿车转入胡同,停在一扇大气的朱红院门前,门后是一座四合院。
叶辰拔下充电宝和手机,揣着一裤子纸巾,反手顺起一瓶纯净水下了车,微微躬身,礼貌地向司机点头致谢:“麻烦您了。”
司机没注意叶辰那些扣扣搜搜的小动作,颇为受宠若惊,忙道不客气。
院门没锁,叶辰推门而入。
这四合院占地面积有六百平,一百多平是花园,满院雕梁画栋浮翠流丹,装修得好似故宫。四合院地脚好,京城二环以里,房证土地证都是叶辰的名,是叶辰前段时间全款购置的,不存在纠纷隐患,转手卖不到一亿以上算血亏。
叶辰穿过垂花门与庭院,走进正房。
房内的装修与大气的建筑外观不太相符,由于年头久远,屋里的一切都相当陈旧老气:地板浮凸变形,墙上散布着成分不明的斑驳痕迹,大衣柜掉漆掉得像匹脱毛的老马,雕着龙纹的红木床头上还残留着菜刀劈砍的痕迹,也不知之前住在这里的夫妻有过怎样激烈的家庭矛盾。
叶辰掏出裤子口袋里的两大摞纸巾,拉开抽屉放进去。这个大号抽屉是专门存放卫生用品的,里面散落着一些纸巾包,上面印着各种各样的logo,什么钱塘人家、云成渔港、登瀛花园酒店……还有几卷高矮不齐纸质不同的卷纸,似乎是从不同的酒店客房带回来的。
——叶辰这明星当得只是表面光鲜,实则穷得惊动中央,最近一个月他的可支配收入不足五百元,是当之无愧的贫困人口。
放好今日的纸巾战利品后,叶辰从床下拖出一个老式木箱打开。木箱中整齐地叠放着两摞国际一线品牌服装,还散放着些腕表、腰带、墨镜、钱夹之类的小物件,都是奢侈品。叶辰脱下昂贵的定制礼服叠好放进木箱,把木箱锁起来推回床底。
这是因为他信不过大衣柜,大衣柜里有一面挡板被耗子磕出洞了,叶辰怕自己仅剩的一箱好衣服被耗子糟蹋,那样的话他就得穿地摊货了。
收好礼服,叶辰直起身,身上只剩一条式样朴素的内裤。
内裤是夜市淘的,五元一条,被叶辰砍到十元三条,有那么一点可以原谅的掉色。
褪去锦衣华服的叶辰仍旧惹眼,他身形清瘦但不羸弱,腹部与胸口覆着恰到好处的肌肉,小腿与脚踝纤细,却也不乏雄性的力量感,一身皮肤白璧般光洁温润。他拉开大衣柜,套上一条松松垮垮的跨栏背心、一条粗布长裤、一件脏兮兮的夹克以及一双草绿的胶鞋。
随即,整个画风突变的叶辰抄起立在墙角的锄头往肩上一扛,拿起桌上的剧本走出正房,穿庭过院踏上垂花门后的游廊,用一种仿佛在跳房子的奇怪步法在游廊上蹦跳行走,并默念着步数。
……五步,六步,七步。
第七步踏定的一瞬,叶辰周遭的游廊庭院皆如幻影般消散,一片广袤无垠的平原徐徐铺展开来。
平原上空苍穹剔透如晶石,西沉的太阳在远山之巅露出余烬般黯淡的一角,与它相近的八轮月亮如一副月相变化示意图般排列在天空的幕布中,大小各异,且分别呈现出绯红、珠白、嫩黄等颜色,大地被交错的月光勾勒出温柔而清晰的轮廓。
严格来说不是月光……它们其实是洪荒时期被古神后羿射残的八个太阳。
叶辰四下张望,呼喊道:“奇奇?吼吼?玄玄?”
无人回应。
叶辰皱了皱眉,朝离他不远的一片菜地走去。
菜地面积不大,就是寻常农家小院的规模,地里种着白菜、番茄、红薯……总计七八样蔬菜与水果,有些刚出苗,有些已经结果了,这些农作物是整片平原中除叶辰之外仅有的生命,别处皆是寸草不生的模样。
泥土湿润,说明不久之前这里下过雨,作物不用浇水。叶辰琢磨了一下目前菜地的配置,准备今天加种两排韭菜,等韭菜长成好包饺子吃。
翻地属于机械劳动,不占脑子,时间可以利用起来。于是,今年蹿红飞快的叶小鲜肉边抡着锄头刨地,边背起了台词,为明天的拍摄找戏感。
叶辰不是科班出身,缺乏系统训练,纯属天赋加沉浸型,入戏之快宛如鬼上身,缺点是抽离角色的速度慢,如果接连拍摄的两场戏需要表现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他就容易抓瞎。
叶辰几秒沉浸入角色,目光凄惶地用锄头敲碎板结的土块,哆嗦着嘴唇背台词:“父皇无恙!父皇只是……”叶辰话说一半,猛地打了个冷颤,抖着手往坑里洒韭菜种子,洒得非常均匀,倾情演绎道,“我不敢说!我说了他就会找上我!三哥,三哥你救救我!”
陈靖安的新作《问鼎》是一部玄幻惊悚宫廷大戏,叶辰扮演的男二号是宠妃所出的五皇子。皇帝病重,册立五皇子为太子,五皇子为父皇侍疾,却意外发现父皇已为妖邪侵染,而妖邪正准备抛弃老皇帝病弱的躯体,寻隙寄生五皇子。
窥破秘密的五皇子惊骇欲绝,被逼无奈下,他向男一号,也就是影帝沈默风饰演的三皇子吐露实情并求助。向来不受宠的三皇子心机深沉善于谋算,他假借保护之名控制了天真脆弱的五皇子,在与妖邪父皇周旋的同时从五弟手中抢夺太子之位……
整部作品极尽妖异诡谲之能事,虽脑洞大开,剧情线却严谨得滴水不漏,层层抽丝剥茧扣人心弦,加上男一男二的对手戏极具张力,给观众留下了很大的解读空间,不爆简直天理难容。叶辰读过一次就盯上了这部戏,打滚求经纪人顾秋帮自己混个小角色,万万没想到顾秋竟一举帮他拿下了男二。
叶辰是十八岁那年签入星瀚传媒的,到现在不过才一年多,都说在娱乐圈没后台难混,但叶辰一个没家世没背景的新人倒也没觉得有多难混。可能也是星瀚实力太雄厚,总之这一年来叶辰的事业顺风顺水,大银幕首秀就是与影帝沈默风演对手戏,还是名导陈靖安的制作团队,这起点已经没法儿更高了。
“我没得失心疯!我亲眼瞧见的!”演至动情处,叶辰一把抛了锄头,噗通跪倒在一株茄子前,将茄子当成沈默风,揪着几片茄子叶失神地摇晃,嘶声道,“父皇成日以白纱掩面,不是因为生了风疹,是因为他的脸上长出了……长出了……”
这时,叶辰身后传来一串吧嗒吧嗒的脚步声,他一扭头,瞥见三张面团儿似的小圆脸,一个小孩儿奶声奶气道:“哥哥,我们回来了。”
叶辰恍惚片刻才勉强抽离出角色,起身拍拍膝盖上沾的土,目光往三个小孩儿身后一扫,语气温和地埋怨道,“不是叫你们别去捡了吗,怎么不听话?”
三个小孩儿都是三四岁的模样,五官一个赛一个精致漂亮,但都有些非人类的特征,左边的脑袋上顶着一对软绵绵的兔耳朵,中间的背上负着一枚龟壳,右边的头上长着两只犄角,脑门儿上用油性笔写着一个歪歪扭扭的王字。
三个小朋友从左往右依次是吼吼,玄玄和奇奇,分别对应犼,玄武与穷奇。
他们是三只神兽幼崽。
“吼吼想吃肉了。”犼宝宝耷拉着一对兔耳朵,用两只小胖手把一个塞得鼓鼓囊囊的编织袋推到叶辰面前,小小声道,“一斤瓶子能卖三块钱呢。”
一斤塑料瓶子直接去回收厂能卖三块钱,但卖给走街窜巷收垃圾的人,市场价就在一块三毛到一块五毛间浮动,收垃圾的人转手卖给回收厂,一斤就净挣一块多……电视剧片酬一集几十万的叶辰在心里打着小算盘,决定直接卖回收厂,不让中间商赚差价。
“多捡几斤就能吃鸡腿儿了。”穷奇宝宝舔舔嘴唇,很馋。
中间的玄武宝宝缓缓点头,慢吞吞道:“玄……玄……也……想……”
“呼——”叶辰一听玄武宝宝说话就喘不上气儿,急忙深呼吸。
玄武宝宝:“吃……鸡……腿……儿……”
叶辰语重心长道:“玄儿啊,你这语速就把儿化音省了吧。”
玄武宝宝:“好……的……”
叶辰接过编织袋,沉下脸道:“以后不许再出去捡瓶子,再不听话哥哥真生气了。”
他是穷,除了箱里锁的那些奢侈品外,他全身上下也就两瓣屁股还算值钱,但让这么几个软嘟嘟的幼崽出去捡瓶子卖废品,他接受不能。
“哥哥有的是钱买鸡腿儿。”叶辰撒谎道。
事实上他已只剩下压箱底的十块钱了。
穷奇宝宝皱眉:“哥哥不是穷得连手纸都买不起吗?”
叶辰闻言,心虚得眼珠乱转:“谁说的?”
“没谁说。”穷奇宝宝嘟囔,“但抽屉里全是饭店的纸。”
“哥那是不想浪费。”见穷奇宝宝没证据,叶辰一秒演技全开,大义凛然道,“我不拿走,服务员收拾桌子的时候可能就给扔了,节约资源是做人的品格,与贫富无关。”
然而三个神兽宝宝并没那么好糊弄,纷纷用狐疑的眼神打量着叶辰。
犼宝宝蔫蔫地摇摇兔耳朵:“上次吃肉都是三天前了,还是哥哥从饭店打包的剩菜……”
“剩菜怎么了,大半个肘子呢,要是没人吃就扔垃圾桶了,那猪不就白死了吗?”叶辰满脸悲天悯人,见宝宝们仍是不信,他咣咣拍着胸口立下军令状道,“我明天保证让你们吃上鸡腿儿,我真有钱!”
……光种地不行,得开始养鸡了,叶辰沉稳地想。

标签: 没钱吕天逸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