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总 总在逼氪by大圆子最新章节无弹窗,沈总 总在逼氪小说免费阅读

访客 185 0

作者:大圆子#轻松甜文,主角开挂##最大的挂是主角抽的卡##主角抽出来的是他CP#2VS2对抗竞技场红色荒漠中,袁三胖朝旁边的队友吼道:“吴非,你再不放你老公出来咱俩就都死绝了!”吴非万般紧急中吼了回去:“别瞎说行不?!再说不是我不放他出来是他自己闹别扭不出来啊!”随着轰然一声火光爆开,挡在他们面前的三胖的千年老鼋重伤,被迫退场。对方计划者的技能光点已经瞄准了己方两人。吴非已经准备闭眼等死。

吴非前二十三年的人生一直顺风顺水——

十六岁即进入全国首屈一指的名校就读,二十岁大学毕业进入游戏行业做了游戏设计师,又正好赶上国内手机游戏爆发的时代,跟了一个成功项目,一般人刚毕业的年纪就已经在一线城市有车有房。

上天始终是公平的,这一切的好运气都在他二十三岁这年被尽数还回。

他遇上了车祸。那天他在公司加班赶一个新版本,晚上一点多才开车回家,拐弯的时候,没注意从另一边开过来的货车。

或许是上天还是厚爱他,他的车已经在车祸中被损毁得不成样子,他陷在驾驶座中,竟然侥幸捡回了一条命,只是陷入了昏迷。

而等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三年后了。

吴非躺在病床上,看着面前明显苍老疲惫了许多的、泣不成声的母亲,张了张嘴,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就这么一闭眼,竟然已经过去三年了?

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不过是三年时间,这一睁眼,整个世界就已经全变了。

整个世界,几乎已经彻头彻尾地变成了他不认识的样子。

就在车祸发生后不久,宇宙管理总局的工作人员来到了地球。

整个宇宙中有许多个文明星球,按照宇宙管理总局的划分,这些文明一共被划分为五级:初始文明为一级文明,信息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为二级文明,有在宇宙长途旅行和通讯能力即为三级文明,信息智能高度发达、生命科技取得突破后为四级文明,再上一层即是五级文明。

宇宙公约规定不许干扰一级文明的发展,但二级文明就可以主动或被邀请加入宇宙联盟,和其他星球进行经贸、科技等方面的往来。地球如今已经初步迈入了二级文明,所以在它被一颗三级文明星球的探索飞船发现后,很快有宇宙管理总局的人来到地球,询问他们加入宇宙联盟的意向。

地球人类在最初的震动之后,经过一系列利弊权衡,各个国家最重达成共识,选择在四级文明德克星球的引荐下加入了宇宙联盟。

这之后宇宙先进技术和知识被引入,地球人类的思维、认知和生活方式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吴非醒来后还要在医院休养并进行复健治疗,他在病床上消化着这一切,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在德克星球的帮助下,全息意识网络已经在地球上信息技术较为发达的国家中建成并迅速普及,现在人们已经可以用意识接入全息网络,在网络中进行购物、娱乐等。

不过地球自己的网络内容还不够丰富,现在地球上最流行的大多是被引进的其他星球的游戏和影视作品。

医院采用的是最先进的复健仪器,据说是二级文明高级阶段才有的新技术,可以帮助病人复健,同时病人可以接入意识网络进行休闲娱乐。吴非借此机会了解了许多新知识,并出于职业习惯体验了许多款外星文明的游戏,那种完全身临其境的真实体验让他啧啧称奇,总怀疑自己是一不小心穿越到了未来。

吴非的复健进行得很顺利,也始终未察觉到身边的异样——直到有一天早晨他醒得早,听见母亲在打电话和朋友借钱,结果可能很不理想,挂了电话后母亲呜呜地小声哭了起来,像是怕吵到他,那声音压抑着,听起来很不真切。

刹那间吴非像是被人迎头打了一棒子。

他醒来后全家都很高兴,这些天父母都好吃好喝地悉心照料着他,鼓励他积极复健,尽快康复,而他沉浸在了解生活中这些颠覆性的变化里,竟然没有注意到母亲的强颜欢笑和父亲眉宇间沉沉的阴影。

有心观察和旁敲侧击之下,吴非很快了解到家里如今的状况:他家本身就不过是一个三线城市的普通工薪家庭,存款并不宽裕,后来大部分存款也都拿出来贴补他买房。他出事之后需要一大笔治疗费用,当时校友、公司同事都组织了捐款,但捐款和保险都毕竟有限,他的车已经在事故中完全损毁了,父母两人把他在一线城市的房子卖了才凑齐治疗费用,并且这时候款项还有些剩余。

而他在脱离危险之后一直没有醒来,如果要躺在医院病房里继续治疗维持生命,几乎每天都要小一万的开销。于是父母两人又把他们在老家的房子卖了,父亲继续回家工作,白天上班、下班开车接单,在单位附近租了一间小房子,母亲就住在医院里守着陪他。

即使如此只靠他父亲每个月几千的薪水依然难以支持高额的治疗费用,于是父母开始四处借钱,把能借的亲戚朋友都借遍了,比较亲近的亲戚朋友甚至都躲着他们走。

医生和护士都委婉地劝吴家父母两人放弃治疗,留点钱安度晚年,但吴非爸妈无论如何也不答应,咬紧牙关坚持要给吴非续命。

等到吴非醒来的时候,吴家已经背负了近千万的债务。对不少人来说这笔钱可能算不了什么,对于曾经的吴非而言,也不会觉得千万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数字。但对于现在只有吴父在工作的这样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笔钱却无异于一座压在头顶的大山,只是利息就让他们吃不消——即使有一些亲戚朋友同情他们的遭遇,是不要利息的。

何况如今吴非需要复健,依然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吴非知道了家里的情况之后就坐不住了,吃饭的时候对爸妈两人道:“爸,妈,我恢复得差不多了。现在正常走路、行动都没问题了,不用继续复健了。我准备找份工作,平时自己锻炼锻炼也一样。”

在医院住的,每天单是住院费就不少。

他爸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看了他一眼道:“医生说再过半个月你就差不多能完全恢复了,别因小失大。”

他妈也微微皱眉,忧虑地看着他:“非非你好好治疗,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我和你爸还行。”

吴非没再坚持,复健的时候却利用全息网络找起了工作。

如果世界没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吴非自信凭借他的学历、工作经历、知识储备和工作能力,即使荒废了三年,依然能很快找到合适的工作。但是这三年发展太快了,即使他也在学习了解最新的知识,但依然很难在短期内达到工作要求;一些对能力要求不高的岗位,开出的薪水和发展空间又无法满足他的期望。

吴非迅速在心里制定了备选计划,如果没有其他选择,他可以先找一份要求不高的工作,稍稍缓解下父母的压力,同时再根据行业需要迅速学习,伺机寻找更好的工作。

他发了消息给自己过去关系不错的同学和同事们,询问有没有什么机会可以介绍给他。他的旧手机早就坏了,现在的“手机”都是腕表样式,叫做“信息表”,可以支持链接意识网络,所以大屏自然也就被淘汰了。

即使家中困难,他醒了之后母亲还是第一时间从网上买了一块三千多的中档信息表送给他。吴非废了点工夫,才通过自己的旧手机号找回了部分朋友的联系方式。

王折是吴非的大学室友,这三年一直对吴家多有帮衬,他了解吴非如今的情况,对他也不客套,想了想和吴非提了一句:“吴非,你要不要试试去参加最终计划?”

“……什么最终计划?”吴非记得自己在全息网上好像听人提起过这个词,但是没有留意。

王折见他感兴趣,便把自己了解到的信息都讲给吴非知道:

如今在宇宙管理总局的名单上,有三个四级文明星球、二十八个三级文明星球、一百五十七个二级文明星球、一千余个已发现的一级文明星球。但宇宙中曾经是有过五级文明的,这个五级文明星球离其他星球都很远,而且其他文明星球都不敢轻易接近它,只知道其技术水平远高于四级文明。

现今的宇宙管理总局是率先发展到四级文明的三个星球联合号召建立的,所以对五级文明的记录及了解也有限。

然而就在半个世纪之前,这个五级文明却突然陨落了,整个星球都被封闭,禁止靠近进入,星球中再没有任何生命信号传出,只留下一个庞大的信息数据库。

这个信息库被五级文明的人称作“最终计划”,在五级文明陨落后,其他文明的意识网络也可以链接并进入到这个最终计划内。整个“最终计划”就如同一个超大型的虚拟世界,分布着无数的关卡,据说率先通关的人就可以得到五级文明所留下的高级技术、高级武器及设备,乃至整个文明所积累的资源与财富。

最终计划只能以个体为单位接入,不限制接入的人数,也没有进入门槛。也因此,自从其出现之后,所有二级文明以上的势力和人都对其趋之若鹜,

“最终计划”和一个超大型游戏类似,在参与过程中可以得到里面产出的虚拟财富,这些虚拟财富可以用来让自己在里面变强,也可以兑换成现实货币;而把现实货币投入在里面,也可以兑换到里面的虚拟财富。

“你如果感兴趣的话,宇宙网上有一个最终计划专区,里面有一些攻略介绍,还有参与者的直播。你可以提前了解一下。”

“不过你要慎重考虑,这个也有风险:第一是每个人只有一次参与机会,在达到黄金段位之前,参与过程中不能退出,退出就意味着放弃;第二是在里面受到袭击是有可能对参与者造成实际伤害的,年初的时候有一个挺有名的直播参与者,就在一次对决的时候被对方射中了脑部,结果现实中也脑死亡了。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是感觉也挺危险的。”

吴非从王折那里初步了解了一些信息,直觉很感兴趣,谢过了对方之后便去宇宙网上搜索关于最终计划的更多资料。

最终计划的参与过程是可以同步直播给全宇宙的。由于王折所说的那两个原因,很多参与过最终计划又被淘汰了无法再参与的人、以及对其感兴趣但又不想亲自去参与的人便喜欢看最终计划的直播,还会对直播者进行打赏支持。

这些倒是和吴非的认知很接近,他过去在游戏行业工作,对游戏直播自然也有了解。如今在他的理解里,最终计划也是一个特殊的大型虚拟游戏。

他随手进入一个人气靠前的最终计划直播间,这个主播刚经过了休息房间,准备开始新的关卡。

他看到主播休息过后推开了一扇门,门后黑色的大屏幕上无数的信息流刷过,最后显示出三个关键词:枪械、普通、生存。

最终计划中,每个关卡都是随机生成的,会吸纳人数不等、进度不一的参与者进入。

主播看上去十分幽默,看到结果后夸张地做了许多祈祷的动作,逗得熟悉的观众们纷纷打赏留言,赌他这回一定会被便当淘汰。

他身边则一直跟着一个沉默寡言,始终不说话的中年男子,是协助他的契约者,本质上是一个数据构建的虚拟智能,而非真的人。

接着主播被白光所包围,视野再次清晰起来后他已经出现在一片空旷的原野上。

主播在原地呆立了片刻,随即回过头来对着他看不见的观众们笑笑:“诸位,我已经知道这次的任务目标了。在这个地图上,坚持活到第七天结束就可以。不过地图上资源是有限的,嗯……看来和其他参与者起冲突抢资源,小心不被抢就是关键的了。”

吴非看到这里眼睛亮了亮,这个关卡不就像是他记忆里的对战生存游戏?

他又看了一会儿这个主播的行动,接下来又翻看了许多其他的关卡直播,越发觉得每个关卡都像是一个不同类型的游戏——而他作为一名游戏设计师,技术上虽然比不上每类游戏的职业选手,但却对大多数的游戏品类都有了解——换言之,他什么游戏都会玩。

游戏其实就像是设计者不断给玩家出题,并让玩家从解题中得到快感。作为曾经的出题人,找到解题思路对他而言应该也不是那么困难。

而他通过看直播,发现那些主播通关后获得的虚拟财富也不少,有人气有特色的主播还能获得额外打赏,至少比他现阶段能找到的工作收入要多。

吴非越发觉得这条路可行。至于王折所说的那两条顾虑……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吴非不想让父母担心,复健结束后先陪他们回了老家。

为筹措医药费,家中原本宽敞舒适的三居室已经卖掉了,父母狭小的出租房更是让他眼睛一酸。

帮父母安顿下来后吴非便借口说一个师兄在宁城开了一家游戏公司,叫他过去帮忙,每个月的薪水还可以,他准备过去先干着。

吴家父母两人虽然不舍得儿子,但也不疑有他,反复叮嘱了许多注意安全的话之后便送他离开。

事实上当然没有什么宁城开游戏公司的师兄,吴非是打算来这里参与最终计划。

宁城是一座二线城市,但文娱业相对繁荣,消费水平也不太高。吴非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选择了这里。

进入最终计划意味着身体会长时间不活动,为了防止身体机能出现问题,必须住进特制的虚拟仓才可以。

这种虚拟仓内有营养剂,会给仓内的人提供人体必需的营养,并保持人体活力。但这种营养剂只有在人体意识清醒时才能发挥作用。

吴非现在没有多余的钱购买虚拟仓,他也不确定自己能在最终计划里坚持多久——地球上的意识网络也才刚普及不久,最厉害的地球参与者——地球上最早进入最终计划且现在还没被淘汰的那批人,在最终计划里的时间也还不满一年,所以直接投资一个虚拟仓并不明智。

好在现在比较高级的“网吧”里大多都会有几台虚拟仓。

这很好,连租房和吃饭的钱都可以省了。所以虽然租用的价格不菲,但总体算下来还是非常划算。

吴非在网吧店员的帮助下把租用的虚拟仓和自己的账户进行了临时绑定,以后每天虚拟仓都会从他账户上自动划款,并自动给他补充营养剂,如果他账户上没钱了,虚拟仓就会强行切断他和意识网络的链接。

而在最终计划中达到黄金段位之前,如果退出就意味着放弃。

他出来时爸妈给他拿了一笔钱,吴非算了一下,这笔钱够他支付十天的虚拟仓租用费用,所以他必须在十天内从最终计划中赚到钱。

“您打算玩什么游戏?”店员帮吴非配置好虚拟仓的初始环境。他经验丰富,现在市面上的游戏他都能估计出所需的游戏时间。

“我要去最终计划。”吴非笑了一下道。

店员愣了愣,随即点点头:“那祝您好运。”

在他们店里参与最终计划的客人也有不少,他见过的最短的十五分钟就被淘汰了,最厉害的坚持了一个月。所以在他看来这也没有什么可稀奇的。

吴非点了点头,看着虚拟仓的仓门在头顶缓缓合上,闭上了眼睛。

他的意识再次进入了意识网络之中,只是这次他没有四处闲逛,而是直奔最终计划中心,申请接入最终计划。

标签: 沈总总在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