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鸮by颜凉雨最新章节无弹窗,子夜鸮小说免费阅读

访客 237 0

作者:颜凉雨在北京打拼生活的徐望,某夜,忽然被强制吸入了一个名为“鸮”的世界,并在这里遇见了同样被莫名其妙吸进来的,昔日的高中暗恋对象,吴笙。十年未见的两个人,由此再度交集,但生活也被彻底改变。他们和另外几个同样遭遇的小伙伴组成队伍,白天,他们是天南海北旅游的普通青年,夜里,他们却要被吸入“鸮”,完成一个又一个关卡。冰瀑成语,红眼航班,无尽海……随着关卡的前进,这个诡异世界的运行逻辑,也变得越来越清晰。他们能闯到最后,回归平静生活吗?

徐望从没想过这辈子还能遇见吴笙,哪怕是在梦里。

但是他遇见了。

茫茫雪原,皑皑林海,他只穿一条短裤,抱着胳膊冻得哆哆嗦嗦,没半点平日的健谈与帅气,以所能想到的最糟糕的状态,遇见了他高中时的心头白月光。

八成是为了配合他的梦,吴笙也穿着一套同周遭环境极不和谐的睡衣,亚麻条纹的长袖,在御寒方面比他的赤膊强点,但也就强那么一点点,鼻头同样被冻得泛红,但人家就有定力站在那儿一动不动,连眉头都不皱一下,除了五官脱去了当年的稚气,眉宇间多了几分成熟和沉稳,剩下的都和徐望记忆中那个代表年级升旗结果升到一半旗线缠绕卡住了于是在全校中二少年不怀好意的哄笑中敏捷爬上旗杆亲自解开旗线然后像马里奥一样顺杆滑下来继续若无其事升旗并最终傲视全场的boy一样。

这家伙最让人难以忘怀的就是从高一到高三始终不可撼动的年级第一,以及从高一到高三越来越令人发指的……装逼。

偏偏徐望就喜欢他的装逼,喜欢到私底下曾好几次偷偷模仿他爬旗杆,结果……打住,这么难得的重逢时刻不要回忆那么不开心的事。

“吴笙。”十年没喊过的名字,徐望以为多少会有生疏,可是没有,这两个字就像在心中百转千回了无数次,极流畅地出了口,霎时,就将他带回了昔日时光,心底泛起轻轻浅浅的温热。

吴笙眼中的惊讶更甚——片刻前于这冰天雪地里迎头遇见,他就已经面露惊讶,这会儿被喊了大名,那惊讶干脆从眼底蔓延到了整张脸上。连穿着条纹睡衣漫步在林海雪原都没皱一下眉的人,对着一下子就喊出了自己名字的昔日同窗,竟一时组织不出完整语句:“你……”

高中三年,徐望都没见过“话说不利索”的吴笙,要是回到以前,他能拿这事儿笑话他一学期。但现在,他实在腾不出空,满心满脸都塞满了期待,眼睛一下舍不得眨地盯着对方,恨不能“诱供”:“对,我……”

“高中……”

“嗯!”

“我下铺的……”

“嗯嗯!”

吴笙应该是想起来了。诧异慢慢淡去,眉头渐渐舒展,眼中徐徐浮起的笑意赫然还是那个傲视全年级的男生,让人一边气得牙痒痒,一边又迷得心痒痒。

徐望肆无忌惮地望着他,嘴角咧着,心花开着。

终于,对方率先伸出了友谊之手:“好久不见,张望。”

徐望:“……”

在自己的梦里打人犯法不?

徐望这边气得肝疼,捂着胸口都不能缓解扎心之痛,吴笙那边倒更开心起来,尽管他掩饰得很好,但徐望是谁啊,躺下铺隔着床板YY了对方整个高二高三的少年痴汉,吴笙那点微表情他再熟悉不过了。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高中时候他就以挤兑自己为乐。当然自己也不是软柿子,你给我一刀,我必还你一剑,虽然成绩反扑无望,但嘴炮也从来没落下风。

只是没想到,都到自己造的梦里了,大脑皮层虚构出的这个吴笙愣是没在性格上进行半点“美颜”,哪怕多少温柔一点呢。

行了,徐望啪啪拍两下自己的脸,贪心不足蛇吞象,难得做个美梦,难得这个十年后的吴笙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难得天寒地冻衣衫单薄,来个热烈拥抱顺理成章——

“好久不见!”

无视掉对方伸出的手,徐望扑过去就是一个熊抱,仿佛要将过往留下的遗憾都在这一扑里消解。

吴笙猝不及防,在巨大的冲击力下后退半步,然后站稳,僵住了。

徐望才不管对方适不适应,一米八一的个头就小鸟依人地在人家胸膛蹭,一边蹭还一边感叹:“这梦……睡死过去都值了……”

天上开始飘雪。

很细的雪,一粒粒落到徐望的鼻尖,落到他脸颊同吴笙条纹睡衣领口相摩擦的地方。刚沾上,又咻地融化,不忍心多看这美丽画面一眼。

天地良心,徐望最开始真的觉得抱一下就已经心满意足了。但人就是这样,一旦尝到甜头,就总想吃更多的蜜,要不怎么都是一步步滑向罪恶深渊呢,从来没听说谁是一猛子扎到罪恶河里。

“我喜欢你,我从高二开始就喜欢你,一直到现在不管我心里开发了多少楼盘,只有你,只有你吴笙,拿着我心里唯一一块宅基地!”

无数次午夜忆青春,无数次幻想如果当年表白会怎样,无数次用“幸好没说不然害人害己”来安慰自己,但只有徐望自己清楚,这是压在他心底最深处的遗憾。

如今终于得偿所愿,哪怕只是南柯一梦,他也希望过把瘾再醒。

一口气说完,也不管对方接收消化多少,徐望抬起头朝着吴笙的嘴唇就吻了上去。

吴笙没躲,当然也可能是被先前那段清新脱俗的告白给震住了,还处于“你是谁,你说啥,你想干嘛”的懵逼中。

徐望趁火打劫,吻了个彻底,吻了个尽兴,真心死而无憾了。

“吼嗷——”

背后猛然袭来凛冽冷风,伴随着野兽吼叫,徐望浑身汗毛颤栗,再顾不上亲嘴,“唰”一回头!

黑熊那一掌“唰”得比他更快,结结实实呼上他肩胛骨。

死而无憾只是个比喻,不需要这么认真吧!!!

徐望活了二十九年,磕了碰了常有,却在这一爪子里才明白什么是真的疼。

大脑当机,身体木然,整个人随着熊掌力道往前倒。吴笙想擎,没擎住,被他一并扑倒。跌入厚厚雪地的瞬间,徐望再度听见了黑熊的咆哮,这一次比上次更近,更凶狠。

他要死了,而且很可能还会把吴笙一起连累死。

童话故事的开头,恐怖电影的结尾,这梦做的,太失败了。

吐槽只是一瞬间的念头,“耳中音”却是一字一句圆润清晰,就像有个小人儿站在他耳道里说话,甚至语调还带了点诡异的调皮——

【鸮:宝贝儿~提前放假,送你回家。】

徐望眼前忽然一白,就像无数探照灯对着这边打强光。他本能地闭上眼睛,只一霎,身下的吴笙消失,他结结实实摔趴到了地上,“吧唧”一声,清脆悦耳。

雪停了,天暗了,吴笙没了,顺便还带走了杀人熊。

徐望懵里懵懂地爬起来,四下张望,哪里还有茫茫白雪,广袤山林。这就是他租的房子楼下,黑漆漆的凌晨四点,硬邦邦的柏油地,林立的商铺全都紧闭,哪怕早点铺,也刚开始有人忙碌、准备。

“嘟嘟——”

急促的汽车鸣笛声让徐望回过神,他这才发现自己正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央。连忙快走几步上了步行街道。熟悉的早点铺老板猫着腰从半开的卷帘门里出来倒垃圾,看见他,一脸惊讶,操着一口陕普打招呼:“今儿个咋这么……”

老板原本想说的是咋这么早,不想话说一半,才看清这位“熟客”的打扮——赤膊上身,一条黑色的宽松短裤。平心而论,熟客平日里穿西装打领带看着偏瘦,这一打赤膊,倒是有点线条的,看着赏心悦目,但你不能仗着自己盘儿亮条儿顺就大深秋的光膀子浪吧。

然而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老板只能硬拗:“咋这么……凉快。”

徐望低头看看自己,又抬头看看老板,一时分不清梦境现实。如果是梦,还带这样连续剧的?如果是现实,他好端端在自己床上睡着,睁眼睛就站大街上了,合着他活了二十九年突发梦游?

“嘶——”

突来的疼痛让徐望倒吸口冷气,下意识抬手摸后肩,一片湿漉漉。

徐望怔住,又疼,又慌,以至于迟迟不敢将手拿回来看。他现在真的宁愿自己是梦游了。

伸手摸自己后背这个姿势实在有点扭曲,早点铺老板看不过去了,关切地问:“咋咧?”

“没事。”徐望勉强扯出个微笑,搪塞两句后飞快奔进楼里。

幸而天还未大亮,跑进楼道里的徐望后怕地想,否则绝对能把人吓着。

早点铺老板逃过一劫,于是受惊吓的只有当事人自己——明亮的声控灯底下,徐望摊开手掌,一片猩红。

只着内裤的他根本进不去家门,只得在楼道里苦等,终于在天放亮时,等到了下楼遛弯的李大妈。

李大妈眼神不好,心肠倒热,一听他把钥匙忘家里了,也没多琢磨为啥这位平日西装革履的小伙子今天穿得这么“休闲”,二话不说就把手机借给了他。

徐望在满楼道密密麻麻的小广告里寻了一个排版设计没那么花哨、看着就有扑面的憨厚朴实感的“派出所备案开锁王”,然后谢过李大妈并婉言谢绝了其“上我家坐坐歇一会儿”的邀请,维持着后背紧贴防盗门的姿势,目送其下楼。

后背的伤口已经被血凝住了,即便沾到黑色防盗门上少许,也看不出来。

开锁王是个非常年轻的小伙,来得很慢,抵达的时候李大妈都遛弯回来了。饶是如此,小伙还哈欠连连,睡眼惺忪,一脸“提早上工”的辛苦。不过等看见徐望清凉的造型,那目光就瞬间警惕起来了。

徐望心虚,染了血的那只手其实已经握拳了,却还不放心,下意识往身后藏。

小伙眼睛里精光一闪,刚要开口,徐望比他还快,一声嚎叫石破惊天:“李大妈——”

标签: 子夜鸮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