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黑即白by唇亡齿寒最新章节无弹窗,非黑即白小说免费阅读

访客 163 0

作者:唇亡齿寒身为黑道世家的少爷,乔铭易却得了中二病,只想活在他的二次元小世界里,快乐地玩脸游抽卡片。养父子年上,温柔宠溺黑道老大×中二电波宅男养子,HE。《落魄金主受难记》相关文,一个中二病也要谈恋爱的甜文。

第一部Growing

第01章

乔铭易下飞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掏出手机开始抽卡。

好不容易飞到欧洲,和一群欧洲人摩肩接踵,一定沾了许多欧气。他摩拳擦掌,信心满满,笃定这次一定能抽出张UR。

岂料天不遂人愿,一阵炫目特效过后,抽出的仍旧是SR卡。

“出国救不了非洲人啊……”

他遗憾地收起手机,跟着人流走向出关口。

这次来到巴黎,是为了参加高中同学的婚礼。

同学毕业后便留学法国。两人多年未见,想不到当年那个抱着漫画书、戴着厚眼镜、一身宅气的小书呆子竟已步入婚姻的殿堂了。

反观乔铭易,仍是单身狗一条。虽然很为老同学高兴,心中不禁也有些小小失落。

他大概一辈子也脱不了团了吧……

平心而论,他长得相当端正,就是平日疏于打理,看上去邋遢,只要好好拾掇一番,绝对是个标致的美青年,哪怕不主动出击,也会有各路汉子妹子冲着颜值而投怀送抱。

然而他却对恋爱毫无兴趣。不仅是因为他志在他方(“我的女朋友在手机里!”),更因为他多年前和乔元礼的纠葛,让他早就对自我失去了信心。

第02章

乔元礼是乔铭易的父亲,也是雄霸一方的黑帮魁首。

在乔铭易的记忆中,父亲身边的男男女女从来就没断过。

他总是喜欢带各种各样的情人回家,却从来安分不下来,每隔一段时间,乔家大宅就会上演新人换旧人的伤感剧目。

往往上一个“阿姨”或者“叔叔”的模样还没被乔铭易记熟,就迅速被下一个“阿姨”或者“叔叔”取代。

乔铭易记得在家里住得最久的是一个叫“莎莎”的漂亮阿姨。莎莎阿姨胸大腰细腿长,一头飘逸的长发仿佛漆黑的瀑布,在还是小学生的乔铭易眼中,不啻为仙女级别的绝世美人。

莎莎是个模特。乔铭易不知道什么是模特,莎莎阿姨一边给他剥橙子一边笑着说:“就是穿着漂亮衣服走来走去就能赚钱的人。”

幼小的乔铭易世界观深受震撼,觉得模特太了不起了。换换衣服就能挣钱,他将来也想当模特!

他把这个愿望告诉父亲。乔元礼笑得前仰后合,抱住莎莎刮她的鼻子:“教坏小孩子!”

莎莎阿姨不仅漂亮又厉害,对乔铭易也是极好的,隔三差五就带他去游乐园。乔元礼忙于工作,没空陪儿子玩乐,看到乔铭易和莎莎亲近,他显然非常高兴。

乔元礼高兴,莎莎就高兴,对乔铭易便更好,所以乔铭易也更高兴,从而形成良性循环,乔家大宅内外充满快活的空气。

然而这良性循环却在某一天被打破了。

乔铭易记不清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只清晰记得是个雷雨天。他向来怕打雷,窗外雷声隆隆,震得窗户玻璃都在摇晃。他躲在被子里,呼唤保姆的名字,却没人应声,不知是没听见还是人不在。

乔铭易于是跳下床,抱着他的泰迪熊跑到乔元礼的房间。

房门没关,他便无所顾忌地推门而入。

然后看到了一生难忘的恐怖景象。

他心爱的莎莎阿姨赤身luǒ体骑在父亲身上,两具白花花的ròu体像蛇一样彼此交缠,几乎分不清谁是谁。对男孩来说极为陌生的人类器官就那么毫无遮挡地露在眼前,泛着丑恶的色泽。恰好一道闪电划破天空,青白的电光照亮了莎莎脸上既痛苦又愉悦的表情。

乔铭易吓得落荒而逃。

房间中交欢的两个人正沉浸在性爱的快感中,丝毫没发现他曾来过。

接下来一整天乔铭易都闷闷不乐。

一向关心他的莎莎却没注意到他的反常,因为她被更重要的事分心了。

晚上乔元礼出门,莎莎陪乔铭易共进晚餐。席间她给乔铭易看她手上的戒指。

“铭易知道这是什么吗?”

乔铭易咬着嘴唇摇头。

女子笑靥如花:“如果我做你妈妈,你开不开心?”

乔铭易如遭晴天霹雳。

那恐怖的景象再次在他眼前苏醒。

乔元礼回家后,乔铭易偷偷将他拉到一边,做手势让他弯腰,然后附在他耳边轻轻说:“我不喜欢莎莎阿姨了。我不想让她当我妈妈。”

他内心忐忑,假如父亲问他为什么对莎莎的态度180度转变,他该怎么回答?难道要把他目睹的那一幕说出来吗?

然而出乎意料,乔元礼什么也没问,只是摸摸他的小脑袋,若有所思道:“不喜欢就算了。”

第二天莎莎阿姨就哭哭啼啼地离开了乔家大宅。

那枚戒指被她一气之下扔了,骨碌碌滚进沙发后面。

之后又有许多漂亮阿姨或者英俊叔叔来来去去,但都没有待上超过半年的,也再也没有人悄悄问乔铭易“我当你妈妈好不好”这种问题。

乔铭易知道自己不是乔元礼亲生的。

乔元礼从来没想过瞒着他,也根本不瞒着外人。

相反,在他看来,这似乎是一件光荣的事。

每逢清明和中元,乔铭易就会被养父带去拜祭他的亲生父母。

那两个人躺在一块冷冰冰的墓碑下,墓碑上刻着他俩的名字,还镶嵌着一张夫妻合照。

乔铭易生父姓于,所以他原名应该叫于铭易。

于氏夫妇是乔元礼的挚友,因乔元礼年轻,见了他们要喊大哥大嫂。于氏夫妇死在黑帮火并中,留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乔元礼深感义不容辞,收养了弟兄的遗孤,视如己出抚养长大。

就是现在的乔铭易。

乔元礼的老部下偶尔会到大宅子里做客,见到乔铭易常常感慨:“越看越像老于!”

乔元礼跟着笑:“可不是么,颇有乃父之风。”

可是对乔铭易来说,父亲就是乔元礼,不是什么别的人。

乔铭易不记得亲生父母了,那两个人就像两个模糊不清的符号,他知道他们的确存在过,却毫无实感。假如他的人生是一部游戏,他们就只是游戏背景中一笔带过的一个设定。

直到他长大了,某一天对着镜子,忽然觉得镜中的这个少年人非常眼熟。

他想起了墓园里那座冷冰冰的墓碑,和墓碑上镶嵌的夫妻合照。

镜子里的乔铭易分明就是小一号的于信城先生。

这时他才有了一种略带苦涩的实感——他不是乔元礼的亲生儿子。他的亲生父母早就亡故了。

乔元礼抚养他,似乎带着一种炫耀的意味:看,这是我弟兄的遗孤,我辛辛苦苦把他拉扯大,我是个多么重情重义的人。

乔铭易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标签: 非黑即白小说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