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来无恙by北南最新章节无弹窗,别来无恙小说免费阅读

访客 272 0

作者:北南顾拙言和庄凡心少时相识,成为彼此的初恋情人,度过人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后却落得分手收场。杳无音信的十年里,两个人各自成长,没想到再见面会是相亲的饭局,而物是人非后,旧时的恋人貌似换了个德行。相亲相到白月光,不料白月光性情大变……本文为破镜重圆的生活恋爱文,分为少年时期与成年时期,且看兜兜转转后的两个人能否回到最初的地方。

榕城的夏天特别热,庄凡心系着围裙闷在房间里画画,已经四个小时没挪窝,忽然,他听见一阵极富活力的狗叫声,那么响亮,好像就在他们家门口。

庄凡心搁下调色盘,到阳台上朝外面一望,大门外,一个老头牵着一只德牧经过。老头姓薛,独居在他们家隔壁,庄凡心主动打招呼,喊了声“薛爷爷”。

薛茂琛停下,朝庄凡心招招手:“小庄,下来玩儿!”

庄凡心一溜烟儿跑下楼,趟过楼前的小花园,在大门口堪堪停住,还没站稳便被德牧狠狠一扑。他从小就喜欢小猫小狗,可惜他妈妈不让养。

薛茂琛打量他:“围裙上都是颜料,又画画呢?”

庄凡心“嗯”一声,眉眼间的兴奋还没褪去,问:“薛爷爷,你要养狗吗?”感觉这狗年纪尚小,“它多大了?”

薛茂琛说:“刚一岁,正混不吝呢。”

庄凡心低头看狗屁股,小公狗,已绝育,这辈子就得单身。他疼惜地抚摸狗脑袋,又问:“爷爷,它叫什么名字?”

薛茂琛说:“还没起名,刚牵回来。”老头的脸上掩不住喜色,蹲下身,说什么国家机密似的,“这狗啊,是给我外孙准备的,名字让他起。”

庄凡心微微吃惊,仰脸看着薛茂琛,一副没想到的模样。不怪他,做邻居许多年,他几乎没见过薛茂琛的亲戚,老头独居,有司机有保姆,出门旅游一走就是俩月,大家还以为薛茂琛年轻时丁克,年老后空巢。

薛茂琛白一眼庄凡心,骂他小傻子,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包饼干,说:“小庄,给,你拿着。”

庄凡心哪里都好,只是有些挑食,接过后看包装纸上面的字,最好别是巧克力的,他不喜欢吃巧克力。

薛茂琛乐道:“这是狗吃的饼干,放你那儿一包,哪天这狗撒欢儿跑出去,你帮我拦着点。”

早讲嘛,庄凡心不好意思地笑笑,将饼干放进围裙口袋。他低头端详德牧的四肢,心想,这狗狂奔起来他追得上吗?感觉够呛。

他往好处想:“爷爷,你外孙来了,应该能照顾好它吧?”

谁料薛茂琛摇摇头:“不好说啊,那也是个混不吝的年纪。”

天气炎热潮湿,一老一少在门前聊天,都热得脸红红汗涔涔,德牧也懒得叫了,吐着舌头在树荫下一趴,已然热得半死不活。

庄凡心擦擦汗,说:“爷爷,去我家喝点茶吧?”

薛茂琛说:“甭客气,估计我外孙快到了,该回去了。”

两家熟得很,不必耍虚头巴脑的花腔,临走,薛茂琛拍拍庄凡心的肩,说:“晚上到我们家吃饭去?今天胡姐净做好吃的,什么蒜蓉清鲍啊,甜水鸭啊,椰子芋头冰啊……”

庄凡心遗憾道:“我不吃蒜,也不吃芋头。”

举了三个例子,两样都不吃,薛茂琛狠剐一下庄凡心的脸蛋儿,骂道:“怎么那么挑食?瞧瞧你瘦的,去年台风怎么没把你吹深圳去?”

老头手劲儿不小,庄凡心“唔”一声捂住脸,还没顾上疼呢,就见德牧猛地蹿起来,对着十几米外的小路口一通狂吠。

拐进来一辆越野车,开车的是薛茂琛的司机,老头高兴道:“接回来了!”

庄凡心捂着脸望去,挡风玻璃折射强烈的日光,看不真切,隐隐约约看见一点轮廓。红色衬衫,双马尾,抱着迪士尼的书包,这外孙子也太会打扮了吧。

相距二三米,越野车靠边熄火,副驾上的“外孙子”跳下车,庄凡心这才看清楚,明明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

薛茂琛没想到外孙女也来了,当真是意外之喜,他唯恐把孩子吓着,小心地挪两步,张开胳膊,一把抱起来掂一掂。

小姑娘叫顾宝言,撇着嘴巴,好半天才拘谨地叫人。一声“姥爷”哄得薛茂琛笑开花,问长问短,俨然忘记等的是外孙。

顾宝言低头看见乱跑的德牧,说:“哥哥喜欢的狗。”

薛茂琛总算想起来,问:“你哥哥呢?”

顾宝言指着车:“在后面睡觉。”

刚说完,后车门打开,下来一个高个子的男生,微低着头,看不清面上的神情。他一手关车门,一手拿着耳机和一只妹妹的毛绒玩具。

那毛绒玩具有点瘪,显然被枕了一路,此刻又被提溜着耳朵。庄凡心看着那个男生,上衣,牛仔裤,球鞋,或者说浑身上下看似简单,但没一件东西在四位数以下,手表更要多加两个零。

他稍稍退开一步,自己系着脏兮兮的围裙,实在有些不好看。怎知刚退一步,薛茂琛的大手抵住他,说:“小庄,这就是我外孙,顾拙言。”

庄凡心只好回应:“嗨,我是庄凡心,就住这里。”

介绍完这一句,顾拙言的目光落在庄凡心的身上。

他在机舱里看云层,在越野车里看榕城茂盛的树,合眼睡一觉,下车只见刺毒的太阳。此时此刻,他看见庄凡心,系着围裙的男孩儿,肤色很白,露着的小臂上沾着一片绿色的颜料。

顾拙言的眼神那么直接,移动至庄凡心的面容,看见一双形状好看的大眼睛,格外立体的五官,还有蓬松而卷曲的发梢。

他的言语更加直白:“混血?”

庄凡心一愣:“a型血混b型血……”

他抬手摸摸脸,手触到脸颊才想起来,被剐的脸蛋儿还疼呢。这工夫顾拙言走近来,真的很高大,甚至遮挡住面前的一片阳光。

薛茂琛仍沉浸在喜悦之中,说:“小庄,他初来乍到,你们年纪差不多,有空带他到处玩玩儿。”

庄凡心看向顾拙言,笑道:“没问题,榕城欢迎你。”

顾拙言微微笑

了一下,算是回应,但轻浅得稍纵即逝,似乎心情不佳,也看不出丝毫对这个城市的喜爱。

车停好,行李箱也一一搬下,薛茂琛问:“对了拙言,怎么宝言也来了?”

顾拙言道:“我说去参加迪士尼的夏令营,她非跟我来。”

顾宝言这才醒悟:“哥,你骗我?”

顾拙言说:“我哪天不骗你?”

顾宝言崩溃了,跳下地追着亲哥哥打,奈何顾拙言个高腿长,根本不让妹妹沾身。薛茂琛笑得停不住,牵着狗跟在后面,回家享受天伦之乐。

傍晚,庄凡心画完画,应邀去薛茂琛家吃饭,他妈妈赵见秋是国内有名的园艺设计师,家里最不缺的也是花花草草,于是他挑拣几盆花当作上门蹭饭的礼物。

这一条老巷就几幢别墅,谁也不挨着,各自相隔一段距离,庄凡心抱着箱子慢慢走,还没走到门外就听见德牧的叫声。

薛家的大门敞着,顾拙言正在花园里逗狗,余光晃见一人影,抬头一瞧,见庄凡心立在大门边。那角度很巧妙,庄凡心的头顶恰好是一片晚霞,红红的,有点分辨不清庄凡心的上衣是白色还是橙色,那张脸真的很立体,光打上去明暗有致,像幅油画似的。

庄凡心动动嘴:“能不能接我一下?”

顾拙言不大情愿地走过去,接住箱子,很沉,里面是几盆盛开的鲜花,走到楼前,箱子搁在台阶上,两人无所事事地立着。

庄凡心刚洗完澡,发梢还没干透,卷曲的头发也没什么弧度,顾拙言看他一眼,随口问:“天然卷?”

他答:“烫的,放暑假嘛。”

说罢气氛又逐渐变冷,庄凡心道:“我还有文身,你要不要看?”

据他估计,顾拙言如此冷感一定没兴趣看,可他问都问了,那样也太跌面子。于是不等对方回答,他登上一阶,离近点,然后将衣领向旁边扒开。

单薄的左肩上文着一小颗心,线条很细,好像盛在锁骨上,顾拙言垂眸看着,不单看得清楚,连庄凡心身上的沐浴露香味儿也能闻见。

庄凡心强迫人家看完,有点害臊,便蹲下身逗狗,并转移话题询问给狗起什么名字。

顾拙言说:“pc39747。”

庄凡心一愣,冒充警犬应该不犯法吧?这时薛茂琛在楼里喊他们吃饭,他冲德牧勾勾手,命令道:“pc39727,吃饭去!”

五个数都记不对,顾拙言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皱了皱眉,谁知这还没完,庄凡心仰起脸看他,说:“薛宝言?吃饭。”

三个字能记错俩,还帮忙随了母姓,顾拙言冷冷地说:“我叫薛宝钗。”

直到进餐厅落座,顾拙言的俊脸始终没放晴,当然,他从抵达榕城就没高兴过。庄凡心倒是嘴角上扬,等香槟一开,还配合跟薛茂琛碰杯。

餐桌满满当当,除却保姆胡姐烧的菜,薛茂琛还亲自烤了披萨。

庄凡心觉出顾拙言情绪不高,便没打扰,默默啃披萨吃。吃完饭,他带顾宝言在花园里栽花,把小姑娘哄得五迷三道,差点认他当干哥。

时间稍晚,庄凡心洗洗手回家,在大门口与顾宝言和德牧道别。他蹲下身,说:“小妹,坐飞机很疲劳的,早点睡觉。”

小女孩儿喜欢大哥哥,宇宙真理,顾宝言乖巧道:“小庄哥哥,我明天起床就浇花。”

庄凡心笑笑,又对德牧说:“pc39787,明天去找我吃饼干吧。”

顾拙言过来找孩子和狗,恰好听见,却也懒得纠正什么,只揣着兜立在一旁。庄凡心站起身,摆摆手玩笑道:“宝钗,拜拜。”

顾拙言问:“你叫什么来着?”

庄凡心答:“庄凡心啊,能记住吗?”

顾拙言说:“平凡的凡,伤心的心?”

庄凡心道:“是不凡的凡,开心的心。”

这是回击他呢,庄凡心把嘴唇一抿,既是示弱也是示好。门上的老灯不怎么亮,只能看清面前两米内的光景,他后退着走,即将走到两米之外时,忽然站定。

庄凡心问:“你一点也不记得我了?”

顾拙言一瞬间怔愣起来,在昏沉的灯光下注视着对方,似乎真的有点熟悉。渐渐的,眼前浮现出三年前的场景,他在庄凡心家门外撞到一个男孩儿。

当时是春节,庄凡心去乡下写生,出发前一晚患上感冒,第二天出发时晕晕乎乎的,刚走出大门就和从门口经过的顾拙言撞个满怀。

他背着鼓囊的包,因为失衡咕咚坐到了地上,而后迷糊地抱怨:“——我都被你撞飞了。”

顾拙言伸手拉起庄凡心,道个歉,还回应一句:“谁让你那么瘦。”

庄凡心只以为对方是住在附近的街坊,大过年的,况且也不是故意的。他赶着走,一掏兜拿出包糖果,塞给顾拙言,还补一声“新年快乐”。

他去乡下一周,回来时顾拙言已经走了,他不知道那是薛茂琛的外孙,也再没见过彼此。没想到三年后的今天,他们又遇见了。

回忆完,庄凡心问:“记起来了吗?”

顾拙言失笑地说:“记起来了。”

算起来,这是他今天第一次真正的笑。

庄凡心摆摆手:“我回家了。”

他转身走了,微卷的头毛随着夜风轻颤,像野猫溜边奔跑时晃动的尾巴尖。

顾拙言也关门回家,几步的距离记忆陡然清晰起来,被他撞飞的男孩儿,染着鼻音的“新年快乐”,还有塞给他的……

什么糖果,庄凡心当年塞给他的,明明是一包感冒冲剂。

标签: 别来无恙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