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算命,不好惹by醉又何妨最新章节无弹窗,我,会算命,不好惹小说免费阅读

访客 189 0

作者:醉又何妨有一天,白亦陵发现自己生活在一本书里,是书中的苦逼炮灰。身为晋国第一美人的他,表示拒绝成为炮灰!【经检测,宿主颜值水平:美颜盛世。】【恭喜宿主颜值达标,绑定“剧透系统”一枚。】有了它,剧透技能满点,书中所有人的命运尽在掌握!渣爹渣妈:“你不孝!”白亦陵:“因为不是亲生的。”反派王爷:“跟我造反,日后我为王你为相!”白亦陵:“你一个反贼说这些,会不会想的有点多?”皇上:“我有了一个心上人。”白亦陵:“???你不是应该孤独终老吗?”系统:所以我们的目标是——升官打脸,虐渣挣钱。人人爱我,剧情滚蛋( ̄▽ ̄)/!单元破案文,逆袭打脸文。

“你收了我们那么多的钱,怎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莫不是个骗子吧!”

白亦陵的意识刚刚彻底控制了自己的身体,就听见了这么一句叫骂。

他睁开眼睛,头顶树叶的罅隙之间有阳光落下来,有些刺目。

“大伙来评评理,这小子牛皮都快吹到天上去了,号称‘上问苍天,下卜黄泉’,跟我说这世上就没有他算不出来的事。”

面前里三层外三层,围着不少的百姓,一个大汉满脸愤怒,正冲着百姓们说道:

“我老婆已经瘫痪在床十年了,最近突然昏迷不醒,全身生出血斑,眼看就要不行了,我这才砸锅卖铁凑了十两银子给他,求这位神算大爷想办法救救人,可是他拿了钱,现在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指着白亦陵:“什么狗屁神算,我老婆要是因为你的拖延有个三长两短,我打死你!”

听了这话,白亦陵在心里叹了口气。

——收钱的人不是自己,挨骂的时候他倒是一句都没被落下,这黑锅背的,真冤!

就在半年之前,他被一个名叫韩宪的神棍给穿越了。这小子神神道道,热爱算命,没事就在寺庙门口摆个摊子,给京都的百姓解决疑难杂症。

提前收费,一次十两,准不准都要钱,自称韩先生。

这半年来,白亦陵的意识一直被他压制着,好处是接收了穿越者所有关于现代人的记忆,长见识;坏处是身体被别人抢走了,他不爽。

终于,就在刚才对方算命算到一半的时候,他总算成功地用自我意识挤走了穿越者的意识,夺回身体……然后挨了这顿臭骂。

周围的百姓们听到大汉血泪的控诉,群情激愤,都催促着白亦陵给个说法,其中一个贼眉鼠眼的瘦高个叫嚷的最凶。

“韩先生,你说话啊!”

“怎么,算不出来了?没本事别收这个钱!”

白亦陵一顿,迅速搜索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做高深状说道:“安静!”

他语音清朗,气度威严,这一开口,周围的人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嘴。

白亦陵这才冲着那名大汉说道:“我问你,前几天你的妻子是不是刚刚换过被褥?”

大汉一愣,脸上的恼怒之色收了收:“是……是又怎么样?”

白亦陵道:“怎么样?出大问题了!她三天前新换的被褥是寿衣翻新的布料制成,毁人生气,现在立刻拿出来烧掉,一炷香的时辰之内病没痊愈,我倒找你一百两银子。”

人群中,刚才叫喊最凶的那个瘦子凉凉地说:“看看,又吹上了。”

大汉也吓了一跳,呐呐道:“真、真的?”

白亦陵道:“你要是还在这里耽搁,人没了可不关我的事。”

大汉恍然大悟,扭头就跑。

这时已经有人认出来,他就是家住在街后小巷子里的李大贵。眼见李大贵回家烧被子去了,当下就有好事的跟在他后面看热闹。

过了没多久,看热闹的几个人就回来了。

白亦陵还在最前面给其他付了钱的人解决问题,有人悄声问道:“怎么样?他老婆的病好了吗?”

“我的娘哎,本来快死的人,竟然真的好了!”

看热闹回来的人一拍大腿,满脸惊愕之色:“你说神奇不神奇,李大贵一把那被子扔进火里,他婆娘满头满脸的血点子就都褪下去了,被子烧完了,人也痊愈了,现在刚刚睁开眼睛,居然就一口气连喝了两碗稀粥!”

讨人厌的瘦子又道:“哟,说的这么神?这俩人是托儿吧?”

他话音没落,人群中就是一阵小小的骚乱,满脸激动的李大贵自己跑了回来,给白亦陵连着磕了三个响头。

“韩先生,您可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啊!刚才的事是小人得罪了,先生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这下原本半信半疑的人也意识到了,韩先生没有骗人,韩先生他,真的是个神算!

人们纷纷挤了上去,手里拿着钱袋,都想求上一卦,就连刚才满脸不屑的瘦子都听傻了。

他的眼珠子骨碌碌转了几下,奋力挤出人群,蛮横地把一个本来排到了白亦陵面前的人硬是推到了一边,上前道:“喂,算命的,我也要算一卦!”

被他推开的那个人不满道:“我先来的,你怎么回事?后面排去!”

瘦子一瞪眼睛:“老子乐意!”

他凶神恶煞的的样子把别人吓得退开几步,瘦子不再搭理别人,理直气壮地冲着白亦陵说道:“喂,算命的,我在这京都里面待腻歪了,想换个旺我的地方。你给算算,算好了,爷多给你三倍的价钱。”

“这位兄台好爽快啊。”

白亦陵没有生气,唇角微微一挑,反倒站起身来说:“那我可得离近点,看仔细些。”

他说着话,向瘦子走了过去。

瘦子警惕地退了两步,说道:“你要干什么?”

白亦陵装模作样地上下打量对方一番,挑了挑眉:“我看你留在京都,就是风水最旺的地方,还是别走了。”

瘦子怔了怔,一时忘了害怕:“怎么看出来的?”

白亦陵诚恳地说:“这位壮士,你名叫张诚,是个衙役,心肠歹毒,行事无耻,打从娘胎生下来,就没干过一件好事,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挨雷劈,难道不是福地保佑吗?”

张诚:“……”

没有给他思考的余地,白亦陵继续说道:“直到一个月之前,你杀死生父,强/暴亲妹,被邻居发现之后畏罪潜逃,今天居然跑到了我的面前,有幸跟我说上几句话,这种福气,世上更是没几个人能享受的到啊!”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纷纷看向张诚,怎么也想不到这竟然是个杀人犯。

张诚目瞪口呆,面上变色,哑声呵斥道:“你胡说八道!我根本就不是什么张诚!”

“不是吗?”

白亦陵摸了摸下巴,似笑非笑道:“唔,那么张诚的胸前长着一块圆形的胎记,你身上也应该不会有喽?”

张诚张口结舌,僵硬片刻,忽然转身就跑,白亦陵也不着急,施施然说道:“前排左起第五第六两位兄台,身为官差,该抓人了吧?”

张诚跑过的地方,人群一阵慌乱,两个被点名的官差这才反应过来,冲上去将张诚按倒在地。

其中一个人惊疑不定,抬头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我们的身份?”

虽然心里已经相信了韩公子的神奇之处,但作为官府的人,他们也不得不把话问清楚。

白亦陵哼了一声,抬手取下面具,随手往地上一扔,反问道:“你说我是什么人?”

这是他第一次露出脸来,面具之下竟是一张俊美绝伦的容颜。

只见他眉目如画,五官精致,唇似海棠,不笑亦是含情,眼带星辰,顾盼朗然生辉,实在是位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阳光透过头顶青松的罅隙筛在他的身上,一瞬间,竟如同珠玉生光,透着一种让人无法逼视的璀璨。

嘈杂的人群陡然一静,就连问话的侍卫都愣住了。

他看看对方的脸,再看看地上的面具,不太明白那个问题的含义。

他试探道:“你是……好看的人?”

【宿主颜值达标,系统达成启动条件!】

而就在此时,穿越者遗留下来的系统忽然响起了提示声:

【警报!系统检测到异常,重启中……】

【宿主身份改变,撤销原任务目标“令白亦陵身败名裂”,变更任务目标中……】

白亦陵:“……”

【重新绑定,积分清零,切入故障出现时间……绑定完成,重启成功!】

【警报!由于积分清零,无法进行兑换,宿主生命值仅剩二十四小时!】

白亦陵:“……等一下!喂!你什么玩意啊!”

擅自清零什么的,太不要脸了吧!

当纷乱的警报声暂时消失,白亦陵发现,上一任穿越者留下的系统居然绑定到了自己的身上,并且……出现了一些很严重的差错……

不理会他的呐喊,系统无情无耻无理取闹地继续着,介绍面板在脑海中弹出:

【恢复出厂值:

宿主:白亦陵,年龄19。

身份:泽安卫北巡检司指挥使。

生命配置:寒疾、24小时生存时长。

积分:0

可用礼包数:0

终极目标:升官发财,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系统提示:积分可以兑换生命值,请宿主尽快赚取。】

诸事不顺,刚刚夺回身体,又绑定了系统,白亦陵很想找个地方静静。

他草草打发了这些不认识自己的官差和百姓,独自顺着街道离开了。

这场被穿越的经历让白亦陵知道了一个秘密——原来,他所生活的世界居然是一本叫做《锦绣山河》的小说,而且他的定位是个高级炮灰。

——特别惨的那种。

身为侯府嫡长子,三岁就被爹妈送人了,经历了先当杀手再历尽艰辛升任指挥使的短暂逆袭之后,杀千刀的本书作者对他进行了再一次的大虐。

白亦陵为了报仇,在他人的蛊惑之下杀父弑母,将亲生弟弟做成人彘。最后,他一直跟随的书中主角临漳王陆启成功上位。

陆启当了皇上,封赏群臣就是没他的份,反倒因为忌惮白亦陵的本事,鸟尽弓藏,将他凌迟处死之后尸体喂了狗。

白亦陵通过穿越者的意识看到这段剧情的时候,只觉得眼睛都要瞎了。

他觉得书里面写的那个蠢货不是自己。

经过他坚持不懈的套话,穿越者终于透露,其实白亦陵是一个特殊的角色,他产生了自我意识,已经脱离了剧情的控制,人物性格跟原作者一开始设计出来的有了很大的差别。

这样一来,他活的太好也太不作,后续的大虐剧情很有可能就不会再出现了,所以必须有一个人穿过来,替他作,将白亦陵的命运扳回一个炮灰应该拥有的原剧情。

穿越者完成了任务,也能得到想要的东西——关于这个,白亦陵只能说是各自立场不同,对方能够成功算他厉害,现在失败也是活该。

目前他最关心的事情,是怎样才能获取积分,活下去。

【获得本书重要角色的好感度,或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达成终极目标,均有可能获得积分奖励。】

系统的提示音刚落,白亦陵的脚下就是一顿。

他觉得好像踩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低头一看,雪地里露出一点红色的绒毛。

白亦陵蹲下/身,将积雪拨开,发现是一只受了伤的小狐狸。

狐狸的身上沾了血迹,眼睛睁着,有点警惕地看着他。

自己……见过这个人。

对方的模样和初见之时没有半点分别……那次是在一个夜晚,他穿着一身黑衣,从夜色中走到自己的面前,身形单薄,气质清雅,眉目间一股书卷之气——

却带来了最大的危险。

这人到底是个什么身份,这次,他又想干什么?

还没等琢磨明白,小狐狸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人抱了起来,身上的鲜血被擦干,伤口处又抹上了清凉的药膏。

拂过它身体的手很暖,体温透过皮毛,一直传达到心脏。

狐狸眼中的警惕散去,逐渐变成了惊讶,看向白亦陵。

白亦陵身上常年带着伤药,帮狐狸将药涂好之后,又撕下一块布条,绕过它包好。

“行了。”他日行一善,包好了伤把小狐狸重新放在地上,“能走吗?”

系统突然蹦出提示没头没脑的提示:【积分:+1。】

标签: 会算命 不好惹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