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不能不撩我by焦糖冬瓜最新章节无弹窗,你能不能不撩我小说免费阅读

访客 164 0

作者:焦糖冬瓜一级方程式车神范恩·温斯顿失去了人生中最重要也是唯一的对手亨特,无论多少优秀的对手前仆后继,他依然是孤独的王者。但是某一天温斯顿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亨特十八岁那年。于是从十八岁开始,亨特又幸运又烦恼。幸运的是顶级车手和他做朋友,烦恼的是他的朋友好像一直在撩他?作者行文流畅,人物形象饱满活跃,F1比赛描写具有场面感,调动读者情绪;同时情感描写细腻动人,令人充满期待。故事讲述新晋F1车手亨特在顶级车手范恩·温斯顿的陪伴与鼓励下,共同缔造时代传奇的故事,在惊险的赛道上,爱情如同奔腾的引擎,心潮沸腾。

楔子

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安静地坐在沙发上,杯中殷红的裙摆顺着酒杯的弧度一个缓慢的旋转,回归平静。

这是一场婚礼之后的party。

新郎的左手拎着散开的领结,白色衬衫的领口微微打开,露出修长的脖颈线条,目光慵懒却带着一丝浅笑,仿佛行走在云端。

本来这样的男子如果执着红酒来与宾客碰杯将是十分赏心悦目的画面,但是他拎着的却是两瓶啤酒。

“嘿……范恩·温斯顿……”新郎陈墨白在沙发坐下,侧过脸来看着温斯顿。

温斯顿心想,这大概就是中国所说的桃花眼。

“你有点醉了。”温斯顿放下红酒杯。

他的声音是冰凉的,在这样微醺的空气里,让人不由得清醒。

“你怎么知道我有点醉了?”

“因为你连名带姓地叫我。”

新郎陈墨白伸手将他面前的酒杯挪开,郑重地把自己拿来的啤酒放在他的面前。

“那么你应该让自己也醉一点。不要太清醒……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那么我要怎样行乐?”

“做你想做的事。”陈墨白的手指在空气中点了点。

“怎样做我想做的事?”温斯顿又问。

“如果你想要什么,就不要把自己的渴望关起来,让它完全释放出来,全部都给那个人。让他被你的渴望淹死……哪怕你一句话不说,对方也会像你想要他一样——为你疯狂。”

陈墨白对着瓶子喝了一大口啤酒。

“一句话不说也能成功吗?”

温斯顿的声音始终淡淡的,就像一条古老的河流,从这端遵循着永久的轨迹,流淌向另一端。

“别想那么多,尽兴就好……”陈墨白起身,走向正在和朋友们开心聊天的小巧身影。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着看着他的新娘,将她缓慢地从朋友中间拉了出来,低下身来鼻尖蹭过她的鼻尖,然后继续看着对方。

空气变得缓慢起来,每个人的心头像是有一只手在撩。

朋友们大呼“受不了”,“又开始虐狗了”,“走走走,我们回家”。

温斯顿颔首向主人告别,随手拎起桌上的酒瓶,和宾客们一起退场。

就在他关门的那一刻,陈墨白的声音响起:“嘿……温斯顿……”

“嗯?”温斯顿转过身来。

“你可以很性感。”陈墨白笑了笑。

温斯顿扬了扬手,转身离开。

他叫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一处墓园。入口的门已经关闭了,所有灯光都熄灭,只剩下月光如同薄纱一般落在起伏的墓碑上。

看起来并不恐怖,相反静谧而安宁,仿佛世间的一切繁杂至此都沉默。

温斯顿侧过脸来,在逆光之下,隐约而神秘。

“及时行乐吗?”

只看见这个修长的身影向后退了两步,紧接着极有爆发力地冲向铁门,一跃而过。

落地之后,他扯开自己的领结扔到一边,转身从铁栏之间将放在门那一边的啤酒瓶拎了回来。

一排又一排的墓碑仿佛固执地仰望着夜空,等待着他的到来,而温斯顿却毫无留恋地径直走向最里面,停了下来。

那里埋葬着他今生唯一的对手——亨特。

一个一级方程式的顶级车手,却死于车祸,是多么讽刺的事情?

更讽刺的是,从此以后无论多少所谓的“天才”前仆后继,他范恩·温斯顿依旧是孤独的王者。

温斯顿将啤酒放在亨特的墓碑前,唇线弯起一抹弧度,看似从容地将夜色撩起。

“亨特……你不觉得如果要死的话,应该被我上死比较划算?”

“你还记不记得我生日的时候,你说会满足我一个愿望?我的愿望就是……希望你活着,像我爱你一样,发疯一样爱我。”

他倾下身来,仍旧是内敛的优雅姿态,额头轻轻靠在对方的墓碑上。

第二天的清早,温斯顿按着脑袋坐起身来。

手机响了起来,他随手抓了过来,上面闪烁的名字让他有些惊讶。

那是他曾经的体能教练的名字,在五年前他们解除了合作关系,那个教练后来去卖体育用品了,成为了一个挺成功的商人。

“喂,温斯顿!我等了你快十分钟了!训练迟到可不像你!”

“你等我?为什么?”温斯顿坐起身来。

“为什么等你?你脑子没事吗?体能教练等你难道是为了一起去看电影吗?”

温斯顿蹙起了眉头,想要说什么,但还是起身将窗帘拉开。

日光有些刺眼,当他看清楚大楼对面的广告牌时,他怔住了。

那是五年前的一部热门电影的广告!

而大街上的光景,行人的穿着都让他感到陌生却熟悉。

还有那个铜制的雕像,在两年前就被拆除了,可如今却清晰无比地屹立在那里。

一切和记忆里是一样的,但却又不一样。

“今天……是几月几号?”温斯顿闭上眼睛,开口问。

“五月十二日,怎么了?”教练有点狐疑。

在他的印象里,温斯顿干什么都井井有条,甚至有点强迫症……他怎么可能不记得今天几月几号?

“哪一年?”温斯顿的手指紧紧地扣着手机,指骨因为用力而发白。

当听到年份的那一刻,温斯顿猛地将手机扔在了床上,奔跑到书桌前,一把拽开抽屉,将赛程表拿出来,迅速摊开。

他的视线从上到下,直到看到那个名字的瞬间,瞳孔仿佛要炸裂开一般。

——马库斯车队伊文·亨特。

静止的时间在那一刻狂躁地奔腾起来。

第一章你的裤子没有拉上

“亨特!亨特你给我出来!你今天开的是什么鬼!你为什么没给我拦住杜楚尼!这是车队的策略!你难道不明白吗?”

咆哮声像是要将耳膜震穿。

坐在马桶上的年轻人朝天花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拿出手机玩起了消消乐,顺带把声音也开起来。

“卧□□全家!你给我滚出来!”

“我爸妈去见上帝了,你□□全家得去那里操了!”亨特无所谓地开口道。

“你这个鸟上连毛都长不起来的小鬼,开门!”

亨特歪着脑袋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那里到底长没长毛,然后无奈地说:“我鸟上的毛长挺好的,要不我照下来,发给你看看?”

一秒中的停顿之后,麦迪用力在门上狠狠踹了一脚,震得亨特的手机差点掉坑里。

“亨特!你这个结巴佬!你是不是怕见到我连话都他妈的说不出来,所以他妈的不肯出来!”

亨特撇了撇嘴,基本上他只有十分激动的时候才会说不出话来,可他现在不激动,舌头好用的很。

“喂,麦迪……我说真的,如果我有本事拦住杜楚尼,我就不是个连积分都拿不到的菜鸟了。”

杜楚尼可是去年一级方程式大奖赛个人积分第四名,对付他这个才开了三站比赛的小鬼还不是像砍瓜切菜一样轻松?

亨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懒洋洋“关我什么事,你自己没本事”的味道。

一把火从麦迪的头顶烧起来,他吼出声来:“你为什么不干脆说你三站比赛至今连积分都拿不到,干脆滚蛋!”

好吧,这有一点刺伤亨特几乎没有的自尊心了。

那……我们互相伤害?

我送点大礼给你咯。

不然估计我连洗手间的门都出不去了。手机就快没电了,玩不了消消乐啊!

亨特随手拧开放在地上的饮料瓶,慢悠悠解开裤子,小声嘘了嘘。

“麦迪,你还在吗?”亨特怯生生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门又被狠狠踹了一下。

“小混蛋!我还在呢!”

亨特的唇上咧出一抹恶劣的笑,站到了马桶盖上,迅速将饮料瓶从顶上的门缝砸了出去。

只听见哗啦一声之后,麦迪的怒吼声几乎要将洗手间的天花板都掀翻!

“伊文·亨特——我要杀了你!”

这一次,门真的被踹开了!

亨特一点也不意外,事实上这扇门能抵挡麦迪的攻击那么久,已经是奇迹了。

怒火沸腾的麦迪肩膀上一片湿,满身狼狈,眼珠子就要爆到亨特的身上。他一把将亨特从马桶上拽下来,眼见着拳头就要砸在亨特的脸上,冰冷的声音从门口响起。

“你们如果不用洗手间,就请出去。”

气压骤降,让人心脏一阵下沉。

明明对方的声音不大,却有种大脑被镇压的错觉。

麦迪原本怒不可遏的表情被惊讶取代,他的手松开的瞬间,亨特就猛地躲开,退到麦迪的攻击范围之外。

“温斯顿……”麦迪完全没想到这个人的出现。

温斯顿没有说话,目光只是瞥过地面上那滩液体,淡定地走到洗手池前。

这还是亨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范恩·温斯顿。

这个男人和自己一样十八岁就拿到了F1执照,法拉利慧眼识英豪签下了这位来自英国的年轻小将。他的冷傲曾经让他并不受业界喜爱,但是过去的三年温斯顿披荆斩棘,成绩耀眼,去年更是拿到了个人总分的第二名。

他俊挺的五官和来自英伦的贵族气质,拜倒的女性车迷无数,甚至一些媒体也写道:温斯顿具有一种禁欲的性感。

他的话很少,媒体几乎没有拍到过他笑的画面。

技术和外表都出类拔萃,这让站在一旁的亨特心里暗搓搓地发酸。

一个是被媒体预测的未来天王,一个是排名垫底的新人……亨特忽然觉得这样的相逢有点点伤自尊……虽然他还是觉得自己没什么自尊心。

等等,现在不是发酸的时候,此时不走,他就要被麦迪揍成泥巴糊厕所啦!

亨特悄无声息地向着门的方向移动,麦迪正快步朝他而来。

完了,出去还是要被揍!

不过好歹撒火了,也算值得!

就在这个时候,温斯顿的声音响起。

“亨特。”

就像冰棱落入温热的水中,亨特肩膀一颤,他做梦也没有想过温斯顿念出自己的名字时是怎样。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又向前走了一步,但是自己的名字再度被那个独特的嗓音念起。

“亨特。”

“你……叫我?”

亨特睁大眼睛,指了指自己。

温斯顿背对着他,正不紧不慢地用纸巾擦手。

在赛车手里,温斯顿的身形绝对是少有的高挑修长,即便只有背影也是宽肩窄臀,两条腿线条漂亮得让人想给他折了。

亨特又开始暗自发酸,他盯着地上那滩液体,忽然很希望温斯顿会在一转身时踩上去,到时候那张没有情绪的脸是不是会裂开?

温斯顿将纸巾扔进垃圾桶,转过身来,就像被精密地计算过一般,他的脚尖距离那滩液体差不多一公分。

亨特暗自叹了一口气。

没踩到,好可惜。

不过他没忘记刚才对方叫了自己的名字,而且是两遍。

“有什么事吗?”

老实说温斯顿能叫出自己的名字,是挺让亨特惊讶的。

当然,打算要揍他的麦迪也很惊讶。

温斯顿转过身来,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看向亨特。

他的眼睛轮廓很美,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深度。怪不得有个知名女性媒体人曾经在专栏里半开玩笑地写道:不要与范恩·温斯顿对视超过三秒,否则你会迷失自己。

他走向亨特,越来越近。

“你的裤子没有拉上。”

“哈?什么?”亨特回不过神来。

对方没有开口再说第二遍,直接抬起手,当他的指尖触上亨特的牛仔裤拉链的时候,亨特似乎能感觉到对方的另一只手正轻轻按在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拉链的声音摩擦在亨特的心脏上。

温斯顿微微侧着脸,低垂着眼帘,时间放缓着呼吸随之拉扯,亨特的脑海中一片茫然。

然后,对方从他的身边径自走了过去,仿佛他们刚才的对话从未发生过。

几秒钟后,麦迪开口道:“你什么时候和范恩·温斯顿有了交情?”

亨特茫然地摇了摇头:“今天……我们第一次说话!”

“是吗?”麦迪侧过脸,表情再度变得狰狞起来。

亨特终于转过身来,一路狂奔。

“伊文·亨特——我要拧断你的脖子!”

于是,在坐飞机飞回纽约的途中,亨特全程戴着墨镜,因为他被麦迪打成了熊猫眼,而且是两个。

车队经理马库斯先生就坐在他的身边。

“亨特……我知道你只是刚刚进入一级方程式,还没有完全适应这里。只是刚进行了三站比赛而已,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让自己的神经绷起来好吗?”马库斯开口道。

绷起来?

要怎样才算绷起来?

不然,你绷一个我看看?

“我知道,麦迪跟你说了,有他没我,有我没他。就因为我没替他挡住后面的杜楚尼。”

“听着,亨特……你想想看每年有那么多车手想要进入一级方程式,为什么我们偏偏选择了你呢?当然是因为我们整个团队认为你有潜力!杜楚尼确实是很有名气的新星,但你也有你的过人之处,只要你专注起来,放手一搏……”

“不是因为便宜吗?”亨特歪过脑袋来,并没有把墨镜摘下来。

“什么?”马库斯不明白亨特忽然冒出这句话什么意思。

“你们选择我,是因为我的年薪便宜,二十五万欧元。”

马库斯张了张嘴,忽然不知道说什么。

亨特歪过脑袋,继续睡。

估计从下一站比赛开始,他就要从马库斯车队的正式车手换做试车手了。

这样也好,别人在比赛的时候,自己可以蹲在旁边,抽抽烟,玩玩手机游戏。

以及……该退场的时候退场。

马库斯先生叹了一口气,良久才开口道:“这周六晚上有法拉利举办的慈善晚宴,我们也在受邀之列。你也去吧。”马库斯开口道。

“我还是不要出现了。我怕麦迪对着媒体会笑不出来。”

马库斯知道亨特不喜欢应付媒体,于是开口劝道:“你就当是去吃点心,喝香槟的。”

“我不能喝酒。”

“哦……我忘记了你未满二十一岁。”马库斯故意用遗憾的语气说,“但你可以吃点心看美女。”

“好吧……我会去的。”亨特在心底叹了口。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去的话,马库斯先生一定会一直劝他,三百六十多个理由,不带重样,他就别想睡哪怕一分钟了。

飞机抵达,亨特背着包,回到自己在纽约的小公寓,就地将包一扔,往床上一躺。

只有自己一个人……好无聊……

他打开电脑,随意搜索了一下上一站比赛的消息。

首先弹出来的就是赛后法拉利的媒体发布会。

温斯顿就坐在车队经理的身边,媒体的问题几乎都是冲着他来的,但是回答问题的却是车队经理。

“温斯顿,这一站比赛你只差零点五秒就能追上“大白鲨”夏尔了。在接下来的分站比赛中,你觉得自己会成为夏尔卫冕总冠军的最大阻碍吗?”

问问题是一级方程式知名撰稿人奥黛丽·威尔逊。

标签: 你能不能不撩我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