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反派自救系统全文免费阅读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完整版

admin 675 0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是作者墨香铜臭原创古言重生耽美小说,沈垣意外穿越成一部小说中的反派人渣沈清秋,为了完成系统的任务和活命,他必须保护好男主徒弟洛冰河。沈清秋作为一个人渣反派却要不断地为洛冰河挡刀挡枪,两人间师傅关系逐渐开始改变,一种情愫开始在彼此心间滋生。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小说试读

沈清秋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天琅君耐心地重复了一遍:“我问沈峰主,你和洛冰河,双修过没有?”

沈清秋脸皮抽搐了几下。天琅君道:“还是沈峰主不明白我所指双修的意思?意思就是……”

沈清秋:“够了。”

能要点脸吗?!

沈清秋强作镇定,“你为什么会觉得,我跟他双修过?”

天琅君道:“实不相瞒,我对人界的民俗文化,风土人情一直都很向往呢。”

沈清秋:“所以?”

向往人界的风土人情,跟这个问题有半毛钱的关系?

天琅君伸出一只手指,摇了两下,轻声哼唱了一段旖旎绵软的小调。

沈清秋先是面无表情,然而,天琅君越是哼下去,他的冷傲神情越是绷不下去。

我!去!泥!煤!的!春!山!恨!

怎么它原来已经流行到了魔界吗!!!

天琅君哼了整整两段,心满意足,意犹未尽:“也只有人杰地灵的人界才能孕育出这样一部惊世巨作。实在精彩的很,尤其是每每结尾之处,留个钩子,让人欲罢不能,对下一作满载期待。”

哦草原来这特么还是连载的?!

沈清秋:“……等等。圣陵里第一次见面,你说了一句‘久仰’。”

难道就是这个“久仰”?在小黄曲里的久仰?

天琅君欣然道:“正是这个‘久仰’的意思。”

系统:【与boss进行兴趣爱好交流,反派形象立体化,b格+150!】

见鬼的兴趣爱好!

两人正大眼瞪小眼,那照顾沈清秋直到他醒来的黑皮肤魔族少女从下方奔过,欢快的像一只羚羊。沈清秋定睛一看,发现她真的长着一双羚羊腿。那少女一跳一跳的,仰脸大声问道:“君上!咱们要去的新地方,很好很好吗?”

天琅君笑着冲她挥回了手:“那自然是极好的。”

那少女一派天真,问道:“水多吗?”

天琅君道:“河流山川,遍布天下。”

那少女欢呼一声,蹦向远方。沈清秋望着她的背影,琢磨着不对味儿:“你要把他们迁去什么地方?”

天琅君悠悠道:“沈峰主心中已有定论,又何必明知故问?”

河流山川,根本不是魔族的常见地貌。

“好地方”,无疑是指人界。沈清秋说:“看数量,南疆恐怕超出两成的魔族都聚集在这支队伍里。阁下以为,如此浩大的规模穿越边境之地,修真界会注意不到么?”

天琅君道:“谁说一定要穿越边境之地?”他直起上身,笑了:“你以为我想要这把剑来做什么?”

沈清秋觉得,他不光猜不准男主的心思,男主他爹的心思也猜不准,所以他干脆不猜,这次直接问了出来:“你要用心魔剑,在两界之中斩出裂口?”

天琅君补充道:“准确地说,是把两界合并。”

合并人界与魔界!

不就相当于把异次元揉碎、揉成一团?

沈清秋并不觉得这个想法匪夷所思,相反,他肯定,只要有心魔剑在手,绝对能办到这件听上去仿佛荒唐臆想的事情。

因为,这是有原著依据的!

两界合并,正是原著临近大结局时,洛冰河为彻底统一魔界与修真界所做的一件丧心病狂的事。

原先沈清秋总认为,原著的“洛冰河”是他最熟悉的。可现在想起,竟觉得这个角色离自己十分遥远,很是陌生。

那个“洛冰河”,毫不关心这么做会带来的毁灭性后果。他的理由是两界分离不利统治,而且资源不平衡,魔族那帮老婆和小弟天天吵吵嚷嚷,闹得他心烦,干脆就给合并了,方便管理。

沈清秋沉声道:“……这就是你要送的‘礼物’?未免恶意太大了。”

天琅君摸了摸下巴,温文道:“我真的没有恶意。我很喜欢人界,让两族更密切地交流一番,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

沈清秋挑眉道:“天琅君是真没想到还是根本不在意?魔族能适应人界,人族非修真者又有多少能适应魔界的?换句话说,”他有选择地咬重字眼:“就算你‘喜欢’人,可你能保证所有魔族都喜欢?两界从古以来便处相离状态,这样都纷争无数,如果贸然合并,更别想有一天安生了。”

天琅君无奈道:“沈峰主果真是四大派出来的人,都是这么个调调。我也不想这么仓促。但事到如今,我只好一不做二不休,先合并了再说。慢慢地来,总会磨合的。”

天大的事在他口里只是“仓促”。最后一句话的逻辑其实等于□□一事,奸着奸着,对象总会配合的,先奸了再说。

沈清秋忍不住问:“你和苏夕颜……莫非也只是为了‘两族密切交流’?”

天琅君轻轻叹了口气:“夕颜啊。她当然很好。我喜欢她。”他语气一转,摊手道:“可是她已经死了。”

因为死了,所以就毫不留恋了?

说到底,魔族的喜欢,太过薄凉了。

对与之相恋的女子都不过尔尔,对亲儿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沈清秋默然片刻,道:“你究竟是怎么看洛冰河的?”

洛冰河虽然从来一句都不曾提过,可沈清秋知道,他对自己的亲生父母是抱有幻想的。

他只知道自己是名门女子和一名天魔血系的贵族所生,却不知道究竟是哪两个人,哪两个名字。

他其实一直都有悄悄地想象,如果父母还在,该会对他多好。若是洛冰河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这副样子,那些想象,就真的只是可笑的想象了。

天琅君看了他一眼:“心疼他?”

沈清秋哼了一声。

boss都中二,果然是天理。只是天琅君情况比较特殊。从前他是天真理想化的中二,总觉得自己可以拯救全世界、带来两族爱与和平。被压在白露山下这么多年,现在的他,怀揣的是一份带有不自觉恶意的中二。

必须把天琅君的意图告诉洛冰河,让他想个办法给苍穹山派递个信,至少早作准备。

入夜,烟尘滚滚的大队停驻在一片莽原之上,就地扎营。

需要扎营的其实只是为数不多的人型魔族。兽型魔族幕天席地就好,土坑、树顶、草地,什么地方都能睡。

沈清秋的休息之处是一顶舒适宽敞的白帐篷,外表简易,内里却应有尽有。竹枝郎亲自布置完毕,才把他送了进去。

那跟了他一路的魔族少女一走,沈清秋立刻迫不及待躺上床,闭目安睡。等着洛冰河入梦来。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感觉月影晃动。沈清秋一睁开眼睛,只见洛冰河半跪在床前。

沈清秋刚说了半句:“洛冰河,你听我说……”洛冰河就扑了过来。

沈清秋被他扑了个正着,压回床上,嘴也被一片温软堵得严严实实,连唔唔之声也发不出来,只能干瞪眼,怒得脸都红了。洛冰河不知收敛,越亲越重,到后来就变成小兽撕咬般的啃噬。

沈清秋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骂道:“洛冰河!……你发什么疯!”

他自己觉得是骂,可几个字出口,上气不接下气,倒像是假嗔。洛冰河怨念道:“继续上次没做完的部分。”

还敢提上次上次他是鬼迷心窍了才没踹开洛冰河!上次两个人嘴唇就快碰到一起的时候,沈清秋就醒了,这时提起,他脸一下子烫熟了。幸好烛火已熄,不然就好看了。

打住。

沈清秋突然发现,现在四周场景,不是清静峰竹舍。

即是说……不是在做梦?!

他一下子坐了起来。果然,还能看见帐外巡逻魔族小兵的火把之光,也能听见狼嚎牛叫还有刻意压低的呵斥之声。

洛冰河就站在他帐里,不是站在梦境之地,是他本人来了。

真是……胆大包天!

沈清秋要吐血了:“你疯了!一个人跑过来送上门,南疆起码两成的魔族都在这队伍里,再加上两个同血系的魔族。万一被发现了,你这是找死!”

洛冰河一边给他拍背,一边说:“师尊,我不能明着抢人,我怕他催动你体内的血蛊,可你总不能叫我坐着等。师尊你就别骂我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现在没有了可以拿来当任意门的心魔剑,横穿北疆过来,少说也有千里之遥。沈清秋就是想扇他后脑勺,想到这路途迢迢,下手也要斟酌三分。眼见他打蛇随棍上,一条腿这就压上了床沿,立刻拿出做师父的威严,严词警告:“你是不是忘了,为师还什么都没答应你?”

洛冰河振振有词:“我上次说过,师尊你要么杀了我,在这里叫一声,外面的丑八怪们就会围进来。师尊既然不叫,那就是答应我。”

这不要脸的,沈清秋给他气得都笑了。想玩二选一,要么杀人要么给操,傻逼才上当,乖乖从里面选!

必须得纠正,这厮不是胆大包天,根本是色胆包天。

沈清秋不好踹他,怕踹出太大动静,不断把他脑袋推开,竭力维持一本正经:“你进来的时候,有没有惊动到谁?”

男主千军万马中来去自如,那还用怀疑吗?洛冰河道:“怎么可能?我要进来,谁也别想瞧见,只是有一件事需要担心……”

他还没说究竟是什么事,忽然从帐外传来一声清咳。

竹枝郎的声音响起:“沈仙师?休息了吗?”

一听这声音,洛冰河两眼杀气陡生,冷冰冰的横了出去。沈清秋忙按住他,眼色严厉,示意他别冲动。

洛冰河被他瞪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反而脸颊染上一层淡红。沈清秋没时间对他这抖m性吐槽了。帐外有魔族兽兵巡逻,帐内又无处可躲,他掀开被子,洛冰河会意,从善如流挤了进去。

竹枝郎在外自言自语道:“这么早就歇下了吗?”

对,所以快走!

帐外静默片刻,沈清秋还以为他走了,正要松一口气,竹枝郎道:“那……在下就打扰啦。”

怎么原来睡着没睡着你都是要进来的吗?!

那还问个屁!!!

洛冰河露出个脑袋,又气又疑:“这蛇趁师尊睡觉要进来干什么?”

躲好你的就是了熊孩子!!!

沈清秋把他脑袋按回去,跳下床叫道:“别进来!”

竹枝郎果然没进来,困惑道:“原来没休息吗?沈仙师刚才为何不答话?”

沈清秋道:“困了,不想答话。喜之郎你走吧。”

竹枝郎愣住了:“白日不是说好了吗?”

死死死。白天确实说好了,竹枝郎晚上会来给他拔除剩下的情丝!

洛冰河又露出脸,悄声质问:“说好什么?”

沈清秋前脚刚把第二床被子堆到他身上,放下床帘,竹枝郎后脚便进帐来了。

他手里拿着那只小金炉,眼睛斜视一旁,道:“深夜冒犯,沈仙师还请海涵。只是情丝不除尽,唯恐多生事端。”

进来了再赶出去就太惹人怀疑了,反正竹枝郎出于莫名原因不敢多看他,只能尽量小心些。

沈清秋挡在床帘前,微笑道:“明白,麻烦你了。”

竹枝郎客气地道:“在下分内之事而已。沈仙师为何不到床上……”他还没走出一步,沈清秋错身挡在他面前,抓住他手臂,转了个圈。

转到竹枝郎背对床帘,他才说:“不上床。就在这里。”

竹枝郎莫名其妙被他拖着手臂晃了一圈,也不好发问,只当他一时兴起,好脾气地问:“站着?”

沈清秋果断道:“站着。”

竹枝郎:“沈仙师受得了?”

在他身后,洛冰河猛地掀翻被子,身上杀气腾腾,黑雾勃发。沈清秋权当看不见,目不斜视:“习惯了。”

竹枝郎点点头,转身在小桌安置金炉。趁此机会,沈清秋隔空对洛冰河发了一掌,把他打回被子里,火速将他盖住,竹枝郎转身时,早已各就各位,一切如常无异。

他拿着烧红的炭石说:“请沈仙师除下外衣。”

沈清秋低头,慢吞吞开始解衣带。他真不敢解快,要是真脱了,洛冰河估计就要拆床拆人了。

他动作慢的令人发指,竹枝郎等了半天,终于忍不住瞅了一眼:“沈仙师可是手指不方便?可要在下帮忙?”

沈清秋见他抬眼,忙猛地一扯衣襟,外衣溜溜地从肩头滑了下去。

标签: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小说未删减版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肉车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TXT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百度云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