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噩梦游戏

访客 238 0

作者:薄暮冰轮齐乐人在通关《噩梦游戏》打出第一个BE结局的时候不幸电脑黑屏。坐公交去修电脑的路上,公交车与一辆突如其来的卡车相撞,受伤的乘客们被送往医院。醒来的时候,齐乐人发现,自己躺在空荡荡的输液大厅中,偌大的医院里空无一人……

公交车平稳地向前行驶,正值深秋的午后,阳光透过车窗照在齐乐人身上,暖洋洋的。如果不是邻座的姑娘正哭哭啼啼地和电话那头的男友吵架,这应该会是趟令人愉快的出行——才怪。

任谁在提着手提电脑去修的时候都不会觉得愉快。令齐乐人疑惑的是,他只是玩了个几乎对配置没要求的游戏,结果电脑就这么不明不白地黑屏了,简直匪夷所思,这才买了几个月呢!

不过那游戏……还真挺恐怖的,齐乐人心想。

这游戏的名字很大众,叫做《噩梦游戏》,前两天他在逛游戏论坛的时候顺手下载的,名字普通,连个游戏截图都没有,他已经做好了玩一款渣作的心理准备,结果游戏却给了他一个不小的惊喜。

作为一个不太死忠的恐怖游戏爱好者,齐乐人玩过的恐怖游戏不多,但也不少,基本的鉴别能力还是有的,这款游戏除了剧情体验外,最让他满意的就是存档位极多,他发挥了一个存档狂魔的专业素养,一个存档点都没有放过,从头存到尾,估计存了百来个档,而且还是不覆盖的那种。结果游戏依旧以BE线通关,屏幕右上方还跳出一条提示:“解锁成就【存档狂魔】。”

齐乐人满脸黑线,竟然还有这种鬼一样的成就。

紧接着游戏又跳出了提示:“是否重新开始:YESORNO?”

齐乐人想也不想地就选了YES,然后鼠标轻轻一点,电脑黑屏了,任凭齐乐人怎么重启都不管用,他只好把手提电脑往袋子里一装,郁闷准备去电脑城修理一下,路上还检讨了一下自己,莫非是因为下载了盗版游戏损害了人品。

邻座的姑娘依旧在哭,电话那头的男友似乎不耐烦地吼了一句什么,她终于爆发了,歇斯底里地吼了起来:“分啊,分就分啊!你以为我多舍不得你啊!这胎我堕了送你,我不会让你和那个贱人好过的!”

说完她挂了电话,捂着脸嚎啕大哭了起来。

车厢内的气氛十分尴尬,齐乐人坐也不是走也不是,往包里掏了包纸巾递给那姑娘,结果对方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要你假好心!”

无辜中枪的齐乐人,尴尬地收回手看向窗外,默默在心里吐槽他自己一条单身狗何必掺和情侣的破事儿。

车窗外的风景飞快地倒退,齐乐人眼前忽的一花,一辆卡车好似凭空出现一般,以极快的速度冲了出来!一头撞上了来不及刹车的公交车。

轰的一声巨响,公交车内的乘客猝不及防地向前方倒去,齐乐人早发现了几秒,双手下意识地抓住了前排的座位,但那惯性太大,他还是一头撞上了前排椅背,在一片尖叫声中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

……

齐乐人是被耳边滴嘟滴嘟地救护车声吵醒的,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一张放大的脸正凑近了观察他。

“哇——!”两人同时叫了起来,又很快闭上了嘴。

齐乐人一头坐了起来,额头上还一阵阵地抽痛着,一个医生坐在他旁边,看起来是随救护车来的急救医生:“你还好吧?”

“还好,有点晕。”齐乐人摸了摸额头,上面已经被简单地包扎过了。

“刚才你坐的公交车出了车祸,你撞了头,可能有点脑震荡,最好去医院观察一下。”医生说。

齐乐人不太乐意,去医院那就得花钱啊,他觉得自己就磕破了头,应该没那么严重。他看了医生一眼,却被这个医生的脸惊了一下。

“……未成年人也可以当医生?你大学毕业了吗?”齐乐人迟疑地问道,眼前的人看起来最多读高中,不会更大了,说在念初中都有人信。

医生瞪了他一眼,有些生气道:“我今年都二十七了!博士毕业的!工作三年了!”

齐乐人肃然起敬,原来这是个学霸!

头还晕着,齐乐人于是又躺了回去,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医生聊天,这个医生姓吕,上学早还跳过级,二十四岁就博士毕业了,进了X市第一人民医院,转科两年定在了内科,因为脸嫩声音软常年被当医院吉祥物,广受护士们喜爱——然而至今没有女朋友,吕医生似乎对此耿耿于怀。

同病相怜啊,齐乐人怜爱地看着他,有点欣慰。

一阵困意袭来,齐乐人打了个哈欠,吕医生好似被他传染了,靠在车内也打了个哈欠,还嘀咕了一声“好困”。

救护车有节奏的滴嘟声中,齐乐人睡意朦胧地闭上了眼。

……

……

……

这一觉睡得着实香甜,连个梦都没有做,等到齐乐人醒来时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躺在一排铁椅上,一股寒意从金属的椅子上传来,冻得他打了个哆嗦。

他一股脑儿坐了起来,脑袋一阵阵抽疼,还有些晕眩,他花了几秒钟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是在医院。

对,医院。

可是对面墙壁上“输液大厅”四个字告诉他,此时他是在输液大厅,而不是病房,这是怎么回事?

周围一片安静,一个人影都没有,齐乐人站了起来,茫然地走了两步,服务台里也是空荡荡的,钢笔、便笺、输液工具随意地放在桌面上,水杯里还冒着袅袅热气,好似就在刚才还有人坐在那里。

太诡异了。

齐乐人从来没见过这么空旷的医院,这里可是X市第一人民医院啊!每天人满为患,根本没有人少的时候,他每次来都是一片人山人海!除非世界末日,否则这里永远不会没有人。

“有人吗?喂,人都到哪里去了?”齐乐人喊了两声,有些颤抖的声音在输液大厅里回荡。他左右环顾了一下,直接走向出口处,准备离开这里。

这里太冷了,人多的时候还不觉得,但是现在就他一个人,医院里那种诡异的阴冷感让人十分不舒服。

糟糕的是出口处的两扇玻璃门落了锁,透过玻璃门,走廊上也一样空旷,刷白的墙壁和天花板给人带来一种异样的压迫感。因为光线不足,走廊上的节能灯是开着的,一路蔓延到走廊的另一头。明明是白天,却好似无人的深夜。

齐乐人掉头就走,撸起袖子准备爬窗出去,余光扫过墙上的衣冠镜时,他的心脏骤停了一拍——一个白色的人影就坐在输液的铁椅上,距离他不过一步之遥!

齐乐人猛地扭过头去,椅子上没有人。

一排排铁椅整齐地排布着,有的上面还有患者遗留下来的垃圾和行李包,就是没有人。可是因为不合常理的空旷,那种诡异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背后一身冷汗的齐乐人缓缓回过头,看向镜子,镜子里印着他惨白的脸,额头上还包着绷带,身后座位空荡荡地排列,好似在等待谁的检阅。

没有人。是错觉。

齐乐人努力克制着自己回头的欲望来到了窗边,打开窗,窗外的防盗栏是封死的,没有活动窗,外面也没有人,只有一片浓得化不开的迷雾,诡异到令人颤栗。

齐乐人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门是锁的,窗也是封死的,到处都透着不同寻常的诡异,他强迫自己不要去回想镜子里看到的白影,虽然他告诉自己这是错觉,但是内心深处始终有个怀疑的声音在回荡。

这简直是个恐怖密室逃脱游戏!

就在他联想到自己恐怕遭遇了不同寻常的灵异事件时,他的脑中突然出现了几行提示:

【玩家齐乐人,完成新手村任务第一步:觉醒。】

【解锁卡槽X2】

【新手村任务第二步:离开输液大厅。】

【补发“存档狂魔”成就奖励,发放技能卡“SL大法”。】

【数据同步倒计时,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同步完成。】

齐乐人眼睛一痛,好似无数细小的针扎在眼球上,刺得泪水都涌了出来。等疼痛稍减,他用力睁开眼,透过朦胧的水光他隐约看见,就在那个座位上,一个白色的人影静静地……坐在那里……

它在看着他!

标签: 欢迎来到噩梦游戏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