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完全是“无师自通”?

访客 222 0

有人振振有词地说:“性这件事,你不讲,人们也“无师自通”;你讲解多了,搞不好,还容易出乱子。”这,可说是某些反对开展性文明和性知识教育的人常用的一件杀手锏或一面盾牌。   对掌握正确的性知识,人们真的都是“无师自通”的吗?绝对不是这样的!请看下面这个真人真事:   有一对夫妇,婚后两年末孕,急着到我院来看性医学专科门诊。问他们是否经常同房同床,回答说,是这样的呀。继问他们“你们是怎样同房的呢?”答复也很干脆,“不就是两人同睡在一间房里的一张床上嘛。”再问,“你们有过性交吗?”“两人同床不就是性交吗!”男的理直气壮地作了答复。女方经妇科检查,尚是处女。追问他们甚么是“周公之礼”(当然解释了这是夫妇性交的代词)时,他们竟瞠目不知所对。   婚后夫妇无名实相符的性交,当然也就无法受孕。这能说得上是“无师自通”吗!   现在,提倡计划生育,这是一件富国利民的大好事,也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城乡人民对此都日益重视。但过去由于宣传不够深入和细致,以致不少人闹了一些笑话。如有的边远地区,有人将男用阴茎套戴在鼻子上来避孕,或有的干脆将阴茎套吞吃了,结果当然是不能避孕而增添了人工流产的麻烦。有的将阴茎套塞在阴道里性交,事毕,阴茎套不见了,还以为是“跑”到腹腔里去了,因而害怕得要命,深夜来医院急诊,要求找出阴茎套。这些事,看起来似乎是好笑的“天方夜谭”,但却是确实发生过的真实事例,其主要原因当然是有关性知识或计划生育具体常识宣传得不够细致和透彻所引起。少数人的文化水平不高,对新旧事物的常识贫乏也可助长闹这类的笑话、如有的单位或药店,将阴茎套不附加任何说明地摆在柜台上,无偿供给,任何人都可以取用。此种便民利民的开展计划生育的措施,其用意当然是好的,办法也无可厚非,只是对某些不了解具体使用方法的人,有时就不得不闹出如上所述的一些本来可避免的、有时甚至是令人啼笑皆非的“恶作剧”。   此外,由于性知识的宣传不力或讲述内容欠准确,也常可引起一些不良的后果、甚至是令人坐卧难宁的悲剧来。   如手淫这件事,本来是如水一样,它既可行舟,又可覆舟,若认识正确,频次适宜,则既有利于社会的安宁,又有利于个人身心的健康;若认识不端正,且手淫频繁,则常影响身心健康,导致性心理失调,甚至消极悲观。故无手淫习惯自属更好。   如北京某歌舞团一王姓母亲,曾快件寄作者要求救治其18岁的小孩。此男孩自幼染上手淫,每日夜频率可达5~6次,有时想纠正也控制不了。因受“手淫伤肾损身”的舆论影响,产生神疲困乏,记忆力差,上课分心,精神萎靡。为抑制手淫竟白天黑夜不敢睡觉,情绪紧张,甚至常萌自杀念头。其父母亲属日夜陪护,不敢稍离,故全家甚为焦急不安。接信后,我即函告有关诊治及戒除手淫的注意事项和综合措施。两月后来信致谢,谓小孩手淫已基本戒除,身心健康亦大有起色。   在我院专科门诊中,还发现不少性功能障碍(如阳屡、早泄、性冷淡等)的病人,常将这些病归咎于自己手淫所致。而实际上,经过检查,其中大多数或者是另有其它器质性疾病(如前列腺炎、精囊炎、心脏病、高血压病等)、或者其手淫次数很少(有的每周仅只l~2次)。从手淫频率看,基本上是属于青壮年正常遗精的生理范围之内,故不应该视作是引起性功能障碍的主要病因,以致忽略了一些器质性病变的诊治。由此可看出性疾患病人对手淫的误解是较为普遍的。   近些年来,我们性医学组还收到了不少“小阴茎”病人的求医信。他们中无一不是悲痛欲绝,羞于见人而自视为“不男”者,有的甚至不敢去公共澡堂洗浴或去厕所大小便;有的则怕交女友,怕不能结婚生育;更甚者少数还有轻生的念头或行为等等。但经过深入了解和检查,其中很大一部分人并不是真正的小阴茎病人。原来他们多数人仅从自己在松弛状态下的阴茎外形较他人要小短着眼,担心自己不能交女朋友,不能结婚,不能生育,是一个没有男子汉大丈夫形象的无能者。然而,大多数在勃起情况下均能达到房事入阴、正常射精的必要长度和壮度。其实,这些所谓病者,大多都只是“庸人自扰”。即使是有几个属于后天性真正的小阴茎病人,经过及时的系统的诊治,恢复正常的性功能也不是完全无望的。   古往今来,多数男女对于处女膜存在与否的看法,都与妇女的童贞紧密地联系起来,认为有处女膜就是处女,处女膜已破的就不是处女。这也充分地反映了对“性”的无知和误解。其实,大量的医学和生活的实践经验证明:处女膜完整的并不都是处女(如某些人处女膜很有弹性或容易曲折,虽曾多次性交可不破裂,象有的已婚多年的妇女或某些卖淫者可出现这种情况);相反,有的处女膜虽已破裂却是真正的处女,如某些人天生的无处女膜,或在特殊的工作或剧烈的运动,象骑自行车、跨栏赛跑等或手术切除诸情况下,处女膜已损坏。说到底,处女膜的有无决不能证明什么问题(除了说明这个解剖学名词并不科学外),故我建议,最好将这膜改名为“阴道口膜”,以免贻致一些封建男女对“双重标准”的遐想和坚持。   现在,特别是男子(当然女子也有)多普遍地认为,性事或其它形式的性发泄(特别是手淫)易令人疲乏,常引起身体虚弱,尤其是社会上流传着“一滴精液百滴血”的错误说教,更使有些人认为,如要健康长寿,关键在于禁欲,不泄或尽量少泄精液。甚至有的还煞有介事地说,为了从一次射精中康复,当事人的体内必须提供一夸特(亦有说是一品脱)的血;有的人还错误地以为,每人的一生中只有多少次性高潮的亟限,如限额用完了,那他以后的性生活也就到头了,身体也更易衰损。在诸如此类谬误认识和性心理状态支配下,人们每经过一次性生活或手淫,就多背上了一个沉重的包袱或罪恶感,这种心理和情绪的本身,就有害于身体的健康,也无法达到一种性事(或手淫)后舒畅的松弛境界。   从我们多年的性医学咨询门诊中,还收集到不少男女以“性需求不同的夫妇无法达到性和谐”的错误认识和作为提出离婚的申诉依据。其中许多经过我们深入了解和观察,尽管具体表现形式多样,程度轻重不同,但最根本的原因除了社会学因素外,关键还是男女双方(或某方)对性知识缺乏基本的了解。如很多人不知道男女间性欲和同性异体间性欲的差别是较大的,而这些差别又都属于广泛的“正常”范围之内,如一般说来,男子的性欲在20~23岁左右最强烈,以后就逐渐地持续地衰落;女子的性欲则都在35岁左右达到最高峰,以后则大体一致地停留在这高峰水平上,到老年后才可能有所降低。另外,夫妇中有时一方可因病痛、困倦、情绪不好、工作繁忙、焦虑忧郁或孕育经产可暂时抑止个人的“性”趣,这时对方就宜多方体贴,动之以情,合之以礼,切不可把自己的舒畅和享乐建筑在伴侣的痛苦上。此外,根据需要和可能,也不妨选用正式性交以外的多种辅助方法,如用指头或手的抚摸或触弄对方敏感区的调情,或使用震荡器等辅助方法,也多可使双方或对方达到性快高潮。故夫妇间不同的性欲求,一般说来,只要真情在,则绝大多数还是可享受性和谐之乐的。   由于篇幅所限,只能略举如上的几项事例和认识以资“举一反三”。尽管现在我国对“性盲”的具体人数尚缺乏具体的统计和调查,尽管随着性知识的逐步宣传,我国的“性盲”已有所减少,但从我院性学门诊及来信所初步了解到的有关对性生理解剖与功能、性欲、孕育、性变态、性失调、性谬误和性犯罪的不下百余项的错误观念和认识来看,“性全盲”的约有20%,“性半盲”的不会低于70%,而对正确性知识有较多了解者似不足10%。   虽然这些数据不一定精确或在具体分析上不无偏颇,但至少目前可得出这样一个模糊的印象:我国仍有不少人还是“性盲”!

标签: 性完 全是 无师自通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